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陆续爆发,造成了较大的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立案后,一方面侦查涉案人员犯罪证据,一方面查封、扣押、冻结涉案平台、个人的资产。在刑事案件程序中,公安机关一般只对涉案财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司法限制措施,并不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进行实质权利审查。

我们接受客户委托进行一项康养地产收购项目尽调时,曾遇到公安机关查封非法集资涉案平台之外财产的情形。作为案外人,也即司法限制财产的权利人,如何对司法限制财产提出异议?向谁提出异议申请?有何异议路径?法律依据何在?本文对此展开分析探讨。

 一、查封、扣押和冻结财物

非法集资案件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据报道,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起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案件10384件23060人,同比分别上升40.5%和50.7%;起诉集资诈骗犯罪案件1794件2987人,同比上升50.13%和52.24%。[1]

非法集资案件犯罪嫌疑人犯罪中吸收的资金处置问题,《刑法》第六十四条[2]规定了对犯罪物品的处理原则,“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如何区分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财物?

犯罪嫌疑人如果将非法吸收投资人的资金和通过合法途径借贷的资金或者与他人的合法资金一起用于投资房产、土地、股权、车辆、黄金等,如何厘清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犯罪分子的合法财产,以及他人的合法财产?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定的难题。法律规定,侦查部门通过对犯罪资金的来源、流向、用途判断属于犯罪嫌疑人非法所得财产,确属来源于犯罪资金,确属资金流向指定的不动产或股权等,侦查部门会依法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并随案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但是,当部分犯罪资金与合法资金共同取得不动产、股权等资产,甚至全部为第三方合法资金所取得的不动产、股权等财产,侦查机关基于对被害人或投资参与人的权利保护,而采取扩大的司法限制措施,第三方对司法限制财物的实质权利就面临着亟待保护的现实问题。

二、审判机关司法实践

人民法院对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更多的关注被告人刑事责任,过少注意被告人对于投资人的民事责任,这主要基于民刑交叉案件“先刑后民”原则的约束。

2019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发布《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若干问题的意见》)[3],在意见第九部分关于涉案财物追缴处置问题中,明确“办理跨区域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案件主办地办案机关应当及时归集涉案财物,为统一资产处置做好基础性工作。其他涉案地办案机关应当及时查明涉案财物,明确其来源、去向、用途、流转情况,依法办理查封、扣押、冻结手续,并制作详细清单,对扣押款项应当设立明细账,在扣押后立即存入办案机关唯一合规账户,并将有关情况提供案件主办地办案机关。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严格依照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依法移送、审查、处理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物。对审判时尚未追缴到案或者尚未足额退赔的违法所得,人民法院应当判决继续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并由人民法院负责执行,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等应当予以配合。”按照本意见的精神,人民法院应当在执行程序中对涉案财产进行处置。

我们在无讼官网、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以及聚法案例网站查询到三百多份关于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的裁判文书,这些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违法所得财产部分表述很简单,基本表述是:“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不足部分责令退赔”、“追缴本案被告人非法集资犯罪所得人民币XX元,按比例退还给围着归还本金的集资参与人”、“违法所得,应予追缴或责令退赔后发还各被害人”、“继续追缴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发还给被害人”等等。各地法院很少对被告人的违法所得范围在一审判决书中列明,只是按照侦查机关、审查起诉机移送的违法所得清单随案认定。以上表明,法院基本上不会对被告人的违法所得范围进行实质性审查。

我们通过大数据查询发现,很少有法院已对非法集资案件的犯罪所得财物在执行中处置完毕,在个别案例中,法院也多为将已冻结、扣押的涉案财物,进行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发还给被害人。被害人也仅能得到该部分违法所得或变现资金。但涉案不动产、股权等财物并没有及时处置,仍然处于司法限制状态。在此现状下,案外人异议也面临诸多困难。

三、案外人的救济途径和法律依据

因刑事案件需要,公安机关查封的与涉案无关的财物,法律并未赋予案外人通过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进行权利救济的途径。

根据公安部发布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复议复核案件程序规定》第六条[4],相关人员可以就依法作出驳回申请回避决定、没收保证金决定、罚款决定、不予立案决定等不服的,可以提出刑事复议申请。该条文并未列举相关人员就公安机关为行政侦查需要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可申请复议。公安机关因刑事案件的需要查封的与涉案无关的财物,也不属于《行政复议法》第六条的行政复议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5]的规定,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案外人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实施救济。

(一)侦查阶段救济途径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在侦查活动中发现的可用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各种财物、文件,应当查封、扣押;与案件无关的财物、文件,不得查封、扣押。”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对查封、扣押的财物、文件、邮件、电报或者冻结的存款、汇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以内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予以退还。《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第二条[6]中,明确指出“规范涉案财物查封、扣押、冻结程序。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进行。严禁在立案之前查封、扣押、冻结财物。不得查封、扣押、冻结与案件无关的财物。凡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都应当及时进行审查;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予以解除、退还,并通知有关当事人”。

该规定不仅明确了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可能存在与案件无关的财物,也规定了如果经过审查确实与案件无关的财物予以解除、退还的程序性规定。被查封财物的案外人作为利害关系人,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7]的规定向查封、扣押、冻结的司法机关提出申诉或控告,请求司法机关就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进行审查,如确与涉案无关,请求予以解除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维护其合法权利。

除此之外,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侦查机关有权委托第三方机构,对刑事涉案金额进行司法鉴定。但是司法鉴定的范围主要为与刑事案件有关联的涉案资金,一般不会涉及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实质归属问题。我们认为,如果证据充足,相关法律应当允许案外人对侦查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自行委托第三方机构审计或鉴定,审计或鉴定结果向侦查机关提交,从而主张异议。如不具备充足证据条件,可以向侦查机关提交现有基本证据,申请侦查机关对已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产进行审计或鉴定。当然,我们的设想是在完备的法律框架下,在此呼吁相关立法部门出台相关立法或司法解释,以满足案外人在刑事司法鉴定程序中的救济路径。

(二)审查起诉阶段救济途径

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会对公安机关侦查认定的事实进行审查,对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进行认定,对随案移送的查封、扣押、冻结清单会进行审查。此时,案外人可向检察机关提出异议申请,主张公安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与案件无关,请求检察机关就该财物进行审查。

(三)审判阶段救济路径

在司法体系架构中,人民法院是审判机关,法律赋予人民法院对于涉案财物审判确权、司法追缴的功能。

案外人在审判阶段可以启动两次救济,分别在是法院刑事审判程序中对司法限制财产提出异议,在法院执行程序中提出执行异议。

1.案外人可以向刑事审判庭提出申请,请求法官对侦查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进行排他性的实质审查。《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款、第四款的规定,由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作出处理,人民法院在作出的判决生效后,有关机关应当根据判决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进行处理。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及其孳息,除依法返还被害人的以外,一律上缴国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条第三款,“被执行人将赃款赃物与其他合法财产共同投资或者置业,对因此形成的财产中与赃款赃物对应的份额及其收益,人民法院应予追缴”。

2.案外人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复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8]和第十五条[9]规定, 在执行阶段,案外人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异议,主张对执行标的享有权利,并向执行法院提交足以阻止执行的相关证据。如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全部属于案外人所有,可以申请法院解除司法限制措施,如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部分属于犯罪嫌疑人的赃款赃物,案外人可以申请法院退回赃款赃物对应的份额及收益,从而请求法官解除司法限制措施。如案外人向执行法院异议、复议被裁定驳回,可以再依法申请审判监督程序。

非法集资案件中存在被告人违法所得与案外人合法财产交叉的情形,非法集资与合法交易交织,确实为处置非法集资案件财产带来一定困难。但是,法律作为社会行为规范,约束着社会集体行为,保护所有社会主体的权益。严格惩戒犯罪主体,处置违法所得,保护案外人的合法民事权益,才能真正尊重法律的本意,彰显法律的社会意义。


[1] 周斌:《去年起诉集资诈骗罪案增长超5成涉众型金融犯罪突出 最高检发布指导性案例》,法制日报,2020年3月26日,第001版。

[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第64条。

[3] http://www.spp.gov.cn/spp/zdgz/201901/t20190130_406993.shtml,《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2020年4月6日访问。

[4]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复议复核案件程序规定》第6条: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下列相关人员可以依法向作出决定的公安机关提出刑事复议申请:(一) 对驳回申请回避决定不服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辩护律师可以提出;(二) 对没收保证金决定不服的,被取保候审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可以提出;(三) 保证人对罚款决定不服的,其本人可以提出;(四) 对不予立案决定不服的,控告人可以提出;(五) 移送案件的行政机关对不予立案决定不服的,该行政机关可以提出。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1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一) 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

[6] 《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第2条。

[7] 《民事诉讼法》第115条: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利害关系人对于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有权向该机关申诉或者控告:(三) 对与案件无关的财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四) 应当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不解除的。

[8]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14条:执行过程中,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或者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主张足以阻止执行的实体权利,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异议的,执行法院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处理。

[9]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15条:执行过程中,案外人或者被害人认为刑事裁判中对涉案财物是否属于赃款赃物认定错误或者应于认定而未认定,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可以通过裁定补正的,执行机构应当将异议材料移送刑事审判部门处理,无法通过裁定补正的,应当告知异议人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处理。

案外人对非法集资案件中司法限制财产的异议

文/潘定春 李雅君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