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案情回顾

2014年10月14日,朱先生因为生意需要向柯先生借款4万元,并约定每月利息800元。2016年4月19日,朱先生又向柯先生出具欠条一份,注明欠柯先生利息1500元。双方未约定还款时间,柯先生于在上门催款过程中,双方达成“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偿还”的约定。现原告柯先生将朱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其归还借款本金4万元及利息1500元并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年利率4.35%计算利息至还清之日止。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达成“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偿还”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视为原、被告对如何还款作出新的约定。柯先生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认为,双方协议约定“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偿还”,一方面,表明朱先生认可该笔借款;另一方面,偿还该笔借款是在其具有偿还能力的前提下,该约定内容明确。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具有偿还能力或经济状况良好,驳回了上诉人柯先生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1]

由此可见,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该借款是否已至履行期,双方约定“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偿还”是否属于附条件借款合同。该案中,审理法院均认为“有钱”是“偿还”的前提条件,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被告目前具有偿还能力,故原告的诉请未得能到支持。但不同法院对此相关问题也有不同的观点,如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在案件(2020)辽74民终82号中认为,[2]对于双方约定“有钱再还”,视为未约定期限。对未明确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债务,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给债务人必要的准备时间。

在我国亲友借贷关系中,类似“有钱再还”的约定时有发生。因此,明确“有钱时再还”这一约定的法律性质,对于维护借贷关系的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 补充约定“有钱时再还”:非附条件借款合同

《合同法》第45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由此可见,生效条件成就之前,合同约定的债权债务尚未发生效力。反之,若双方债权债务已经生效的,也就不存在附生效条件的可能。由于《合同法》第210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民间借贷合同是实践性合同,借贷双方间的借贷关系自出借人将借款给付借款人后成立。所以,在柯某向朱某给付借款后,双方的借贷关系已经形成,补充约定“有钱时再还”不可能再为此债务的生效另附生效条件。

  • “有钱时再还”属于约定不明的履行期限

单纯从文意分析,有钱时再还”其核心意思在于约定债务人在“有钱时”还款,约定的是还款的“时间”。该约定非附条件的合同,也不属于《合同法》第46条规定的附期限,而属于对履行期限的约定。附期限与约定履行期限两者的区别在于,附期限合同是指合同所附生效期限届至前,合同效力处于停止状态,债权债务尚未生效;而约定履行期限是指履行期限届满前,合同已经生效,债务人已经负有债务,只是债务人可以做期限抗辩,拒绝债权人的提前履行要求。履行期限对债权债务的效力不发生影响,而属于债权债务的内容。

该案中,“有钱时再还”是在债务人已经负有借款债务情况下,对何时还款的约定。但是,履行期限应当是明确具体的,或者双方可以通过一定方法确定的期限,否则债权将有无法实现的可能。在“有钱时再还"约定中,债务人何时有钱,债权人无法通过一定方法确定该期限。因此,“有钱时再还”是约定不明的履行期限,应根据《合同法》第62条第(四)项规定补正,即“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基于以上分析,该案中柯某有权随时要求朱某偿还借款。

  • 出借人对此问题的注意要点

如果将“有钱时再还”约定认定为借款合同的生效条件,一方面不利于保障出借人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宣示引导了一种不当的社会价值观,使出借人承担了过重的义务负担,不利于形成互帮互助的社会氛围。出借人也应认识到,出借人在诉讼中承担借贷关系存在的举证责任。“有钱时再还”此种口头不明确约定,加重了出借人的举证负担。因此,出借人应在借款合同中对于借款本金、利息、期限等要素做出明确规定,在借款人借款期限届满后,及时进行催款并保留催款凭证,以此保障自身合法权益。


[1] 周瑞平 方芳:《“有钱时再还”的还款约定是否有效?》,人民法院报,2020-07-14

[2] 辽宁省辽河中级人民法院在案件(2020)辽74民终82号判决书

对民间借贷中约定“有钱时再还”的法律性质探讨 ——以柯某诉朱某借款纠纷为例

文/库娅芳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