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林某涉嫌诈骗罪案进行宣判,判决被告人林某无罪。本所高级合伙人吴海静律师为本案(2018)沪0115刑初4032号被告人辩护,历经两年半的时间,被告一审被判无罪。

【案情回顾】
林某因涉嫌诈骗罪于2018年4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被依法逮捕。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林某于2018年4月14日,在他人指使下,由他人冒充警察身份,通过电话联系到被害人岑某,以被害人岑某涉嫌犯罪行为、需要配合调查、冻结银行账户等为由,要求被害人岑某于次日携带中国建设银行E盾及上海银行个人E盾至“美居酒店”,后被告林某使用被害人岑某的E盾将被害人岑某银行账户内的钱款转出,共计人民币170万元。


【真相查明】
检察院的指控立足于林某与他人共谋,受他人指使下实施犯罪行为,直接造成被害人财产损失。而被告人自被抓捕时即向公安机关表明,其在配合公安机关办案,“公安人员”告知其涉嫌“李恩诈骗案”,相关信息登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院”网站上,其对此深信不疑,因此整个过程其从不知道涉嫌犯罪。被告人所述的“公安、检察人员”均为虚构身份,而这些人的网络地址均在境外。
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围绕着被告人林某主观上是否故意而展开调查和辩论。辩护人基于疑罪从无原则作出了无罪辩护。由于公安侦查材料粗漏,而检察院对于辩护人提出的鉴定意见也未做进一步鉴定,导致本案在起诉之初,存在主观断案的情况。
为查清本案事实,辩护人向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出对涉案电脑及手机进行鉴定,力求还原案发当时的全过程,用客观的电脑语言来判断被告人供述的真实性,这在当时是查明事实真相的唯一途径。被告人供述其在被假公安、检察控制期间,被要求QQ电话保持24小时畅通、电脑按假公安要求下载远程控制程序、在被害人门口拿到的银行U盾被要求用黑色胶带进行黏贴缠绕等。如被告人供述属实,则电脑及手机中必定存在重大突破。鉴定结论不出所料,被告人的电脑被远程控制,他人完全可以在被告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操作电脑程序。而被告人的手机最初是iphone,无法植入程序,于是应假公安要求,被告人买了红米手机,而该部手机中被植入名为“公安防护”的远程控制程序。随着事实真相浮出水面,法院进一步查询被告人的获利情况,在本案案发前后,直至最后一审判决,被告人均未获利。事情越来越接近真相,案件也越来越清晰。
公诉机关以一般常识认定被告人对于参与犯罪应为明知。辩护人当庭向被害人发问,被害人同为香港人,是某高校的教授,经辩护人询问可知,被害人被骗经过与被告人完全一致,因此打破了公诉人的明知推定,使合议庭对被告人是否有罪产生了合理怀疑,最终交由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审查讨论。
显然被告人并无诈骗的主观故意,其从未意识到自己在实施诈骗,不符合诈骗罪的主观要件。


【法院判决】
1.本案具体转款行为是否为被告人林某实施及被告人林某是否目击被害人钱款被转走均难以确认。
2.被告人林某与其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分子是否有共谋难以明确。
3.被告人林某主观上是否明知他人在进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难以明确,无法推定其主观明知。被告人与被害人的认知能力对比,二人均为香港公民,被害人较被告人年长,且其为大学教授,文化程度更高、社会阅历更丰富尚且被骗,何况文化程度与社会阅历都不及她的被告人,故不能以一般生活常识来推定被告人构成犯罪。
4.被告人林某未受身体强制、未丧失自由意志,但不能因此认定其构成犯罪。
在其他犯罪分子未到案、没有其他证据补强的情况下,本案事实不清,存在两种可能性:一是被告人林某与犯罪分子共谋实施电信网络诈骗并精心布局,设计“剧本”进行伪装,二是被告人林某在先也被犯罪分子当作受害人诱骗其筹款,但当犯罪分子联系到被害人岑某且被害人岑某提出要求与犯罪分子见面后,犯罪分子改变计划,把被告人林某当作犯罪工具,诱骗指挥被告人林某实施了一系列涉案行为。
根据疑罪从无原则,判决被告人林某无罪。


【案件难点】
本案的一大难点是公安与检察院在专注于保护被害人利益的同时忽视了犯罪嫌疑人的权利。面对层出不穷的诈骗手段,侦查机关往往先入为主地偏向于被害人,从而导致侦查机关在侦破案件时主观断案,未能客观收集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及无罪的证据,证据未能形成闭锁,但仍提交公诉机关审查起诉。而公诉机关未能切实客观地审查本案,潦草起诉,对辩护人的法律意见置之不理,均造成了本案审理与辩护的困难。本案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令司法系统的固有格局发生变化,如何使审判机关更公正地审判,这就要用详实的证据打破现有的审判思维,令法官能看到案件的全貌。
本案的另一难点在于本案真正的罪犯隐藏在虚拟世界里,令本案扑朔迷离、真假难辨。当被告人被抓时,他百口莫辩,无助、困惑至极,他又如何能说得清?被告人所称的“警察、检察官”无从追踪、无法查询,没有人能替他说明真相。真正的罪犯将其置于证据的荒岛,呐喊无门,而他们却带着被害人170万元巨款一同消失在茫茫世界里,好像从未出现过。没有人会相信被告人的述说,直到无可辩驳的证据将这一切打破,信任才再一次站到了被告人这一边。


【后记】
一起案件历时两年半,应该说本案的被告人是幸运的,他只用了两年半、仅在一审阶段就恢复了自由。在这两年半中,辩护律师以一个法律人的信念坚持下来,心中是对公平正义的不懈追求。
在长达两年半的辩护工作中,最难的是“相信”二字,你是否相信被告人,你是否坚信自己所辩体现正义,你又是否相信自己能有拨云见日的能力?相信不易。但我相信证据,相信证据指引下的事实原貌,因此,辩护之路既是为被告人在奔波努力,同时也在奔向真相。
“法律不是僵硬的规则,而是鲜活的生命。”律师的工作就是在不断推动事实的真相,救赎每一个孤助无援的灵魂。本案在历经坎坷后终于告结,虽然其中过程曲折,最终还是尘埃落定,还了被告一个清白。

以信念为剑 以证据为刃——无罪判决背后的律师精神

文/吴海静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