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本所杨阳、潘南婷律师代理的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搜狐公司)、飞狐信息技术(天津)有限公司(下称飞狐公司)与被告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魅族科技公司)、珠海市魅族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魅族通讯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一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二被告生产并销售名为“魅族路由器极速版”的无线路由器产品屏蔽搜狐视频网的视频贴片广告以及网页广告的行为,违反了公认的商业道德,损害了原告的合法经营行为产生的利益,构成不正当竞争,维持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下称海淀法院)此前作出的一审判决。

【案情简介】
本案中,被告二魅族通讯公司在其运营的魅族科技网和天猫店铺中将涉案广告屏蔽功能作为被诉路由器主要卖点之一加以宣传,吸引用户购买;而被告一魅族科技公司则在其开发的被诉App中,将“插件列表”设为运行界面首屏中四个主要选项之一,同时在“插件列表”界面中将被诉插件列于显著位置。简言之,魅族科技公司开发、提供了被诉App及相关插件,魅族通讯公司对被诉功能进行了积极主动的宣传,二者对被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实施具有共同的主观故意和相应的分工合作,一审中,海淀法院最终作出二被告承担连带责任的判决。
然判决作出后,二被告对被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认定、以及连带责任的承担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


【本案难点】
近年来,因屏蔽视频广告引发的知识产权纠纷时有发生,包括爱奇艺、腾讯等各大视频网站都遭遇过此类纠纷,进入诉讼程序后,被诉方往往提出各种抗辩,试图从主观恶意性、侵权影响范围等方面试图逃避法律责任,因而非常考验原告代理律师的专业能力和诉讼经验。
如,本案二审程序中,被告一魅族通讯公司以自己仅为涉案路由器的销售方,没有实施任何广告屏蔽行为,其销售与宣传涉案路由器的行为不构成帮助侵权,进而企图免除自身责任;被告二魅族科技公司则提出其并未针对搜狐视频网开发、设计、推广视频广告屏蔽插件,没有侵犯搜狐视频网运营者利益的主观故意,进而不构成侵权行为,此外,还提出,涉案路由器的视频广告屏蔽功能不能默认开启,而是由用户自主决定是否下载视频广告屏蔽插件、是否启用视频广告视频功能。


【裁判解析】
本案在二审中实际涉及三大问题:一、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二、在被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前提下,魅族通讯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三、一审法院判决赔偿数额是否合理。
案件一审由海淀法院审理,其围绕“1.二原告在本案中是否具有反不正当竞争法可保护之利益;2.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3.如果构成不正当竞争,二被告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三个争议焦点展开:
首先,其认定二原告在提供视频点播服务时在页面设置广告、在部分视频前设置贴片广告,属于合法经营、自主决策的范围,其因此所获收益为正当经营、合法竞争所获得的利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其次,关于二被告共同实施的视频广告过滤行为,一方面,依据2016年9月1日施行的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规定,“互联网广告活动中不得有下列行为:(一)提供或者利用应用程序、硬件等对他人正当经营的广告采取拦截、过滤、覆盖、快进等限制措施”,符合主管机关对此类行为违反公认商业道德的认定。
另一方面,被诉行为对搜狐视频网广告的过滤使得二原告视频加广告和页面展示广告的经营行为不能依据其意愿原样呈现,显然属于一种主动采取措施直接干涉、插手他人经营的行为。而在市场经营中,经营者的合法经营行为不受他人干涉,他人不得直接插手经营者的合法经营行为,此为最基本且无需论证的商业道德。
再次,关于责任主体,魅族科技公司开发、提供了被诉App及相关插件,魅族通讯公司对被诉功能进行了积极主动的宣传,二者对被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实施具有共同的主观故意和相应的分工合作,应承担连带责任。
针对被告提出的上诉请求,在听取了本案中担任搜狐公司代理人,上海融力天闻(杭州)律师事务所杨阳、潘南婷律师的庭审陈述后,二审法院认为:
首先,视频广告屏蔽插件虽然确实需要用户自主安装后才具有视频广告屏蔽的功能,但魅族科技公司在其生产的涉案路由器中提供视频广告屏蔽插件的行为,为路由器用户使用视频该广告屏蔽功能提供了可能性,且从魅族科技公司、魅族通讯公司对涉案路由器的宣传来看,这一功能是其不同于市场上其他路由器的主要宣传点之一,这也增加了用户使用视频屏蔽功能的可能性,据此足以认定被诉行为的不正当性。而路由器用户是否实际下载安装了视频广告屏蔽插件,不影响被诉行为的不正当性认定。
此外,关于责任主体的认定,魅族通讯公司通过其运营的魅族科技网对涉案路由器进行宣传、销售,从其宣传内容来看,视频广告屏蔽功能是其主要宣传点之一。魅族通讯公司明知涉案路由器具有视频广告屏蔽功能而进行积极主动的宣传,可见魅族科技公司、魅族通讯公司在实施被诉行为过程中,具有由魅族科技公司负责开发、生产涉案路由器和被诉App,由魅族通讯公司负责宣传、销售涉案路由器的分工,二者具有共同的主观故意。因此,一审法院判决魅族通讯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并无不当。


【二审维持】
结合上述,二原告通过向用户提供视频点播服务,在满足相关公众消费需求的同时,亦为自身谋取相应的经济利益,此乃市场经营之常态。被诉行为显然属于一种主动采取措施直接干涉、插手他人经营的行为,违背了公认的商业道德,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所禁止的行为。二审法院根据我方提供的证据和陈述,在综合考虑被诉路由器的销售量、搜狐视频网在相关市场的影响力、被诉行为的持续时间等因素后,维持了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

本所杨阳、潘南婷律师代理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获终审胜诉

文/杨阳 潘南婷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