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融资租赁行业的快速发展,融资租赁产品也在不断推陈出新,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融资租赁公司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不断调整着自己的目标客户以及与客户需求相匹配的产品,从最开始服务于小型企业的直租赁产品,到服务于大中型企业的回租赁产品,再到服务中小型融资租赁企业的转租赁产品,多元化融资租赁产品见证了融资租赁行业的成长。

直租赁产品和回租赁产品作为最常见的融资租赁业务模式已被社会广泛接受,有关直租赁产品和回租赁产品中出租人和承租人的权利义务、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认定等也已被法律和司法解释所确立。但对于转租赁产品的交易结构、出租人和承租人的权利义务等,无论是在法律界,还是在融资租赁行业内,尚未有共识。在转租赁业务中,融资租赁公司对外转让的究竟是出租人的资产还是出租人享有的权利呢?本文拟结合融资租赁业务实践,对转租赁业务进行探究。

一、与“物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
所谓“物权”,就是出租人对租赁物享有的所有权。在融资租赁公司业务实践中,与“物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就是融资租赁公司以其享有所有权的租赁物为载体与其他融资租赁公司进行回租赁交易。在这种模式中,租赁物被交易两次,租赁物第一次交易的出租人是租赁物第二次交易的承租人。通过租赁物二次交易,实现了出租人资产盘活,加大了融资杠杆,拓宽了融资渠道,这是融资租赁行业最理想的转租赁业务。

最早对转租赁业务进行明确规定的部门规章是中国人民银行在2000年6月30日发布实施的《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虽然该办法已经失效,但通过该规定可以分析监管部门对转租赁业务的认识和要求。该办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办法中所称转租赁业务是指以同一物件为标的物的多次融资租赁业务。在转租赁业务中,上一租赁合同的承租人同时又是下一租赁合同的出租人,称为转租人。转租人从其他出租人处租入租赁物件再转租给第三人,转租人以收取租金差为目的的租赁形式。租赁物品的所有权归第一出租人。该办法明确转租赁业务是以同一物件为标的物的多次融资租赁业务,说明监管部门认为转租赁是围绕着物权展开,是租赁物多次转让和租赁形成的多次融资租赁业务。但是该办法又认为转租人通过从其他出租人处租入租赁物件再转租给第三人以收取租金差。在融资租赁业务实践中,鲜见将租赁物转租给第三人以收取租金差为目的的转租赁,因为这种转租赁的底层商业逻辑是不通的。而且转租人将租赁物转租给第三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构成经营性租赁法律关系,而不是融资租赁法律关系。依据该办法对转租赁业务的定义,应当是第一出租人通过直租赁或回租赁从卖方或第一承租人处购买租赁物并取得租赁物的所有权,第一出租人再以第二承租人的身份将租赁物出卖给第二出租人,并从第二出租人处租回,以确保第一承租人对租赁物的使用权。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以同一物件为标的物的多次融资租赁业务。2020年5月,中国银保监会颁布实施的《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也对转租赁作出规定,融资租赁公司在营业范围方面,可以从事“转让与受让融资租赁或租赁资产”,同时要求“融资租赁公司对转租赁等形式的融资租赁资产应当分别管理,单独建账。转租赁应当经出租人同意。”笔者认为这里的“转租赁应当经出租人同意”与上述中国人民银行对转租赁业务的规定是一脉相承的,这里需要出租人同意的转租赁,主要应用在融资租赁+经营性租赁的业务场景下。在融资租赁公司业务实践中,一般情况,出租人对承租人使用租赁物都作出一些限制性的要求,包括未经出租人同意,不得转租租赁物。但如果承租人从事经营性租赁业务,如工程机械租赁、汽车租赁等,承租人会要求出租人给其出具《转租同意函》,以保证其通过融资租赁方式购入的工程机械、汽车等可以转租给第三人。

二、与“债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
所谓“债权”,就是出租人对承租人享有的收取租金的权利。与“债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是指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将租金债权转让给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将未来的租金按照约定比例一次性收回,实现了未来的现金流快速变现。在融资租赁公司业务实践中,一般情况下,承租人并不向受让租金债权的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直接支付租金,仍向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支付租金,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在收到承租人的租金后转付至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通常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还要求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承担有关承租人租金支付的差额补足义务。

三、与“物权+债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
所谓与“物权+债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是指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将租赁物的物权和租金债权一并转让给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笔者认为这才是《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转让融资租赁资产”的应有之义,这也是监管部门对融资租赁公司转租赁业务窗口指导所要求的“洁净转让”。这种模式的法律实质是变更出租人,即受让租赁物物权和租金债权的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承担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在原融资租赁合同项下全部的权利和义务,承租人向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直接支付租金,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不对承租人偿还租金的义务承担任何责任。在监管部门明确要求转租赁业务必须“洁净转让”后,在融资租赁行业内,转租赁业务规模出现大幅下滑,这说明“洁净转让”的转租赁业务不符合融资租赁公司的需求,对于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来说,他看中的是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的信用,无论是围绕着“物权”的转租赁,还是围绕着“债权”转租赁,都是完成交易搭的融资结构,至于租赁物是什么、底层承租人的还款能力,受让方融资租赁公司不会做严格的审核。另一方面,出让方融资租赁公司只是想通过转租赁方式融资,他也不愿意把自己开发的客户(承租人)完全交给受让方融租赁公司。

通过对融资租赁行业转租赁业务实践的分析,无论是与“物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还是与“债权”转让有关的转租赁,都是融资租赁公司再融资的一种方式。纵观整个融资租赁行业,股东背景好、融资能力强的大型融资租赁公司资金投放的领域聚焦在政府融资平台、大型国企及上市公司等,平均单体融资租赁项目金额过亿元,其产品和服务难以到达中小微企业。而中小融资租赁公司由于不具有资金优势,往往会选择客户群下沉,与大型融资租赁公司差异化经营,专注服务于小微客户,平均单体融资租赁项目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笔者认为,转租赁业务作为中小融资租赁公司再融资的一种方式,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价值,监管部门不应把融资租赁公司同业之间转租赁等同于拆借,大多数中小融资租赁公司专注于传统银行和大型融资租赁公司不太关注细分市场,应当讲中小融资租赁公司对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发挥着重要作用。只有打开中小融资租赁公司的融资渠道,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才能使得中小融资租赁公司的产品和服务惠及更多的小微企业。

融资租赁之转租赁业务探究

文/王永刚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