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本所合伙人谭耀文律师成功办结了一起关联公司人格混同案件。

原告上海某公司先前与某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公司”)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一案经法院审理,判令香港公司向原告支付拖欠的著作权许可使用费。判决生效后, 香港公司没有主动履行付款义务,原告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无法执行到位。

为了切实维护原告合法权利,谭耀文律师代理原告将香港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关联公司广东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颜某告上法庭,要求其就香港公司对原告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理由为尽管原告是与香港公司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但实际是由广东公司在中国大陆生产、销售使用原告享有权利的动漫形象食品,已经支付的著作权许可使用费按照合同约定本应由香港公司支付,但实际操作是由广东公司向原告支付了大部分。当时,广东公司与香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为颜某,另外广东公司在对外宣传中与香港公司存在混同。在产生争议后,香港公司将其长期使用的商标“转让”给广东公司,诉讼期间又将法定代表人颜某变更为其母亲林某。

谭律师作为原告代理人认为,广东公司与香港公司作为关联公司存在人员、业务、财务混同,违背法人设立的宗旨,严重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广东公司应就香港公司对原告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另外,已经支付的著作权许可使用费中部分实际由香港公司当时唯一股东颜某支付,公司人格与股东人格存在混同,因此颜某也应就香港公司对原告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辩称:第一,合同的签约、履约主体都是原告与香港公司,产生的争议纠纷与两被告无关。第二,原告与香港公司的纠纷已经法院审理并作出判决,由香港公司自行承担协议约定的付款义务,与两被告无关。第三,两公司都是有限责任公司,仅以公司财产承担相应债务。第四,颜某曾同时担任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仅属于其个人行为,不会产生公司人员混同的情况,况且香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变更为林某的时间早于原告与香港公司的纠纷发生时间,颜某自变更登记后不再参与香港公司的经营。第五,两被告均为接受香港公司的付款委托代为支付版权费,现因委托付款产生的争议纠纷也应由香港公司负责。第六,广东公司接受委托进行销售不代表与香港公司存在混同。第七,颜某仅是曾经担任法定代表人,作为股东仅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其已履行出资义务,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支持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法院认为,首先,在案涉债务产生时,香港公司的唯一董事为颜某,广东公司的股东为颜某及其配偶潘某。此后,香港公司的唯一董事变更为颜某的母亲林某。因此,广东公司与香港公司一直由颜某及妻母实际控制与支配,两家公司高度关联。其次,《商品销售许可协议书》由香港公司签订,但款项由广东公司、颜某实际支付,协议项下的动漫形象亦由广东公司实际使用,产品由广东公司生产及销售。本案没有证据显示香港公司取得该动漫形象使用权后自行使用获利,故客观上存在实际由广东公司使用却以香港公司的名义签订协议的可能性。最后,广东公司声称动漫形象使用权及某商标均是从香港公司处有偿取得,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支付了对价。广东公司声称对价以代付案涉版权费的形式支付,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就款项进行过结算及约定,广东公司无偿取得香港公司财产的可能性高。综合上述三点分析,本院认定广东公司与香港公司在本案中存在混同。因此,广东公司应对香港公司对原告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此外,广东公司、颜某确认公司股东颜某及潘某为夫妻关系。由于夫妻财产为夫妻共同共有的财产,则夫妻投资设立的有限公司,无论其是否对外公开宣称是夫妻公司,在实质上都属于共同共有的公司,也即一个利益团体所共同拥有的公司,加之夫妻公司在意思表示上通常表现为高度的一致性,从这两点来判断,应将夫妻公司视为法律意义上的一人公司。在本案中,没有证据显示颜某、潘某在设立公司时向工商登记部门提交了分割财产的证明,也无证据显示颜某及其妻的财产独立于广东公司的财产,因此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关于一人公司之规定,颜某应对广东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判决后,广东公司、颜某没有提起上诉,并在日前与原告达成了执行和解。

 

关联公司人格混同之下的连带清偿责任

文/谭耀文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