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本所杨阳律师、潘南婷律师代理的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与深圳盛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全纠纷一案做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盛阳公司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一、基本案情
影片《嘉年华》于2017年11月24日在国内上映, 上映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思考,口碑极佳,豆瓣评分高达8.2分,成为当年度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获得了包括第23届华鼎奖中国最佳影片奖、第54届金马奖最佳导演、第38届金像奖、最佳两岸华语电影、第9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导演、第25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等众多奖项, 为2017、2018年度的热门影片。原告通过继受取得的方式获得了该片的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成为原告方的独播影片。2018年下半年开始,原告陆续发现在包括北京、青岛、郑州、长沙、青岛、成都、重庆、深圳、上海在内的多地的数十个高端酒店内,发现由被告提供服务、甚至收费服务的“智慧酒店”平台中,向公众提供了该影片的付费点播服务,收费从38-88元不等。在被告网站中,被告宣称在北京、上海、广东、四川、重庆、山东、海南、中国台湾等地拥有20个多分支机构,有效覆盖140余万间酒店客房、千余家高星级酒店,每年为数亿高端商旅人士带来数字化体验,并连续三年稳居中国智慧酒店市场占有率第一位。由此可见,上述侵权行为覆盖的酒店数量不仅包含原告发现的数十家,而且涵盖全国范围的千余家酒店。被告以此谋利,恶意侵权,且侵权行为持续多年,已经对原告的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造成了极大的损害。为此,原告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二、被告辩称
第一,原告缺乏完善的涉案作品著作权的权属证明,不具备提起诉讼的资格。第二,原告与被告之间无合同关系,原告无证据直接证明是由被告向涉案酒店提供点播影片的服务从而侵害原告权利。第三,本案涉嫌侵犯原告的权利并非信息网络传播权,退一万步讲,也仅能靠近广播权。第四,原告所主张的损失缺乏证据证明,应以其实际遭受的损失或原告认为的被告违法所得为计算依据,而原告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且被告亦未从涉案电影片中有所收入。

三、争议焦点
一 、原告优酷公司是否有权就涉案作品《嘉年华》主张权利?
二 、被告盛阳公司是否实施了原告优酷公司指控的侵害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
三、若原告优酷公司的侵权指控成立,被告盛阳公司应当如何承担侵权责任?


四、法院认为
一、关于原告优酷公司是否有权就涉案作品《嘉年华》主张权利,法院认为:
本案中, 原告主张著作权的作品为电影作品《嘉年华》。原告在本案中请求保护的作品《嘉年华》具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和表现画面,涉及导演、演员、剧本、摄影、剪辑、服装设计、 配乐、灯光、外景、化妆等多种创作形式,具有鲜明的个性化创作特征和相应的独创性,并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发电影片公映许可证,系受著作权法保护的电影作品。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的规定,电影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涉案电影作品的公映许可证、片头片尾署名均载明出品单位及摄制单位均为杭州奇遇影业有限公司、北京完美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喀什嘉映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杭州传陞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墨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根据各出品单位的授权,本案原告优酷公司以独占专有的方式获得涉案电影作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涵盖了通过局域网进行网络点播的权利,以及与之相关的复制权、发行权、放映权及相应增值业务等权利,同时有权独立以自己的名义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上述授权清晰、明确,且自本案被诉行为发生时至今均在授权期限内。据此,原告优酷公司系涉案电影作品的著作权人,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并提出相应的赔偿请求。

二、关于被告盛阳公司是否实施了原告优酷公司指控的侵害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法院认为:
根据原告提交的可信时间戳认证证书及其附件,行为人在涉案23家酒店经营的酒店客房内通过点播系统提供涉案电影作品的在线点播服务,使得酒店住客能够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电影作品,而此等行为未获得著作权人优酷公司的许可,属于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被告盛阳公司抗辩主张被诉行为并非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而应属于广播权的控制范围。对此,法院认为信息网络传 播权的主要特征在于交互性,向公众开放的局域网络亦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涉案点播服务系将作品置于酒店智慧系统的网络服务器当中,使得酒店住客在酒店范围内通过酒店局域网,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按照需求获取到相关作品,具有交互式特征,应当属于侵犯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围,而不属于广播权的控制范围。同时,涉案作品系由被告提供并上传到智慧酒店系统中,供酒店住客点播,点播收入由盛阳公司与酒店进行分成。被告与相关酒店 构成分工合作、共同提供涉案作品的行为,均为被诉侵权行为的行为人。被告盛阳公司未经权利人许可,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的方式,将涉案作品至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作品,构成了原告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三、关于被告盛阳公司应当如何承担侵权责任,法院认为:
被告实施了侵害原告就涉案电影作品所享有的信 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原告关于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即停止通过所有其提供点播服务的酒店向公众提供影片《嘉年华》的收费点播服务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经济损失赔偿的问题,法院决定适用法定赔偿,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性质、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被告侵权行为的情节、被告的主观过错程度、被告自行宣传的情况、原告主张损害赔偿的范围、原告的维权合理开支情况等因素对经济损失赔偿数额及合理维权开支数额予以酌定:被告应当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开支合计100万元。

本所代理优酷诉盛阳一案获赔100万元

文/傅金晶 王羽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