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概况】

2012年10月15日,宏大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宏大公司)与甘肃宏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宏亚公司)签订《工程劳务扩大分包协议》(简称分包协议)约定,宏大公司承建的青海格尔木小灶火一期风电厂49.5兆瓦工程风机设备基础及场内道路工程,委托宏亚公司施工。工程施工内容为招标图纸及招投标文件中的全部工作,即33台风机基础开挖,回填、钢筋制安、混凝土浇筑、场内道路修筑26.14公里等。施工工期为2012年8月1日至2012年10月31日。工程承包方式:1、风机设备基础45万元/台,合价14850007.96元,场内道路修筑30万元/公里,合价7842000元,合同措施费233.08万元。2、实物工程量以实际发生工程量计量。3、合同内项目税费由宏亚公司承担,其中措施费项目、税费及管理费另计。工程索赔:1、由设计、地质及施工条件超出招标文件提供的范围,导致合同价款的增减及损失,由宏大公司承担,延误的工期相应顺延。2、由宏亚公司自身原因导致的返工和损失,费用由宏亚公司自行承担。3、由宏大公司原因造成工程误工、返工、材料不到位、资金不到位、工程量签证及赶工费等由宏大公司承担。4、由自然环境引起的工程停工,工期顺延等等。

2012年7月27日,设计单位、监理单位形成《风机基础变更会议纪要》(工程联系单),对风机基础施工进行了设计变更。2012年10月至12月,建设单位五次组织施工、监理、设计等相关单位对工程存在的问题进行部署和整改,其中包括风机基础、箱变基础等施工内容。2012年11月12日,建设单位组织 监理、施工、设计单位召开例会,形成《会议纪要》载明:对于400T主吊进场困难,路肩可拓宽2米,路宽共9米,履带吊可进入等内容。2012年7月至2013年1月,宏大公司与监理单位签认了12份《工程签认单》,对发生的合同内变更的工程量、合同外工程量及机械设备停窝工损失进行了确认。2012年12月3日,建设单位力腾公司组织设计、监理、施工单位等召开现场会,形成《会议纪要》载明:道路工程、风机基础工程、吊装平台工程已全面竣工,后期将进行养护。箱变基础工程已全部完工,上部槽钢安装反向,由施工单位尽快解决等。2012年12月20日,宏大公司与宏亚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宏亚公司保证于2012年12月28日完成锚板调平工程和高强灌浆料的浇灌工程,并且不影响业主吊带工作,因工期延误造成经济损失由宏亚公司负责等。2012年12月7日,力腾公司向宏大公司送达《关于要求土建施工单位撤场的通知》,载明:因小灶火风电场一期49.5兆瓦项目土建工程收尾工作已基本结束,现已进入吊装阶段,为保证人身、财产安全,请宏大公司组织安排下属项目部及施工人员于2012年12月11日前全部撤离施工现场等内容。2013年6月28日,宏亚公司向宏大公司报送了进度工程量结算报表。

2013年6月6日,宏亚公司向宏大公司送达《律师函》,载明:《分包协议》明确约定工程进度款的支付方式,经初步核算,截止2013年6月5日,宏亚公司承担的一期工程已完工工程量对应的工程款合计32359496.82元(工程量及工程款额已经监理方签字确认),依照合同约定应支付95%,即30741521.98元。截止现在,宏亚公司实际收到宏大公司支付的工程款仅21733602.5元,尚有9007919.48元未付。在宏大公司未依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情况下,双方的合同尚未履行完毕。因此,宏大公司有关双方已经不存在建设合同关系的说法不能成立。宏亚公司不能退场的局面你方一手造成的,作为违约方,宏大公司无权以延迟退场为由对宏亚公司进行处罚。如果宏大公司接到本函后,及时履行决算及付款义务,宏亚公司将及时退场,否则宏亚公司不会退场。宏大公司拖欠工程款,导致宏亚公司被迫拖欠工人工资、机械设备租赁费、材料费等相关费用。即使其同意此时退场,也会被众多债主阻拦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请宏大公司在收到本函后7日之内及时按照约定履行决算义务,支付相应款项,并将支付计划及时函告宏亚公司及本律师。逾期不付,宏亚公司有权依法追究宏大公司的违约责任等内容。

2013年6月10日,宏大公司向宏亚公司送达《要求退还多支付工程款的函》,载明:宏亚公司承包的风机基础、箱变基础各33座、场内道路26.1公里,合计造价22692007.96元,按95%的付款比例,应付21557407.56元。现已付21733602.50元,已超合同约定。目前工程还没有完工和验收,存在较多的工程质量问题,工程不符合验收条件。工程产生的变更签证,业主至今还没有确认签字,你们所说的工程量及价款已经监理方签字确认的材料是不能作为决算的。目前因工程质量问题不能验收,而宏亚公司实际于2013年1月28日完成高强灌浆工作,工期推迟了28天,严重影响了业主风机塔筒的吊装,我公司为此赔偿了业主200万元的经济损失,我公司要求宏亚公司承担经济损失500万元。现要求宏亚公司限期完成扫尾、整改、修补工作,将现场遗留的机械设备全部退场,退还多付的工程款及赔偿款,并在15天内做好竣工验收工作等内容。

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宏亚公司向法院起诉,诉请宏大公司支付拖欠的工程款15228496元及利息损失等。宏大公司提起反诉,反诉请求:1、宏亚公司返还未完成工程量价款1871942.5元及多支付的工程款176194.94元,共计2048137.44元;2、宏亚公司支付质量缺陷整改费用389970元;3、宏亚公司支付因施工违规、工期延误的费用5290268.60元;4、宏亚公司支付工程应缴纳管理费、税金2562335.51元;5、宏亚公司实际完成场内道路减少2.14公里的价款应从总工程价款中予以扣除。

诉讼中,宏亚公司向法院提出请求对案涉工程交付使用情况进行调查取证的申请,法院依法到青海省电力公司进行了调查,该公司出具的《关于力腾小灶火那林格49.5兆瓦风电场并网运行的通知》、《力腾新能源风力电站(小灶火)发电统计》中载明:案涉青海格尔木小灶火一期风电场49.5兆瓦整体工程于2013年11月19日经竣工验收合格,同日交付建设单位投入使用,并网发电。

【争议焦点】

本案的核心争议焦点有二:一是宏大公司应否向宏亚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15228496元及相应利息问题;二是宏亚公司应否向宏大公司返还未完成的工程款1871942.5元、支付质量缺陷整改费用389970元、工期延误费用5290268元、管理费、税金2562335.51元以及场内道路减少工程款问题。

在此我们只对争议焦点中工期延误、工期延误的责任承担及能否工期顺延进行分析。

【裁判要旨】

对于工期是否顺延、延误及其责任承担,某高院认为,依照双方签订的《分包协议》第二条”工程施工期限为2012年8月1日至2012年10月31日”以及第四.1条”因设计、地质及施工条件(水泥、施工用水、生活用水、砂石料及燃料运距)超出招标文件提供的范围,导致的合同价款的增减及造成的宏亚公司的损失,由宏大公司承担,延误的工期相应顺延”的约定,案涉风机基础工程及场内道路的完工时间为2012年10月31日,宏亚公司于2012年12月3日基本完工,并进行整改维修至2013年3月7日交付下道工序施工。但根据数份《工程签证单》记载的因建设单位未及时办理采砂手续等非因宏亚公司原因产生的停窝工事实、2012年7月27日《风机基础变更会议纪要》确认对风机基础工程进行设计变更以及2012年11月12日《会议纪要》确认对场内道路宽度进行设计变更的事实,案涉工程工期应当进行相应顺延;其次,由于箱变基础工程系风机基础工程之后约定增加的工程,双方并没有约定工期,故整个工程工期亦应当做相应顺延;再次,双方虽然约定了箱变基础和场内道路工程的完工时间,但在施工中因施工需要对场内道路宽度进行了设计变更,设计变更的时间为2012年11月12日,系在合同约定的完工时间(即2012年10月31日)之后,故案涉工程的完工时间亦应当做相应调整;最后,宏大公司主张该请求的证据是力腾公司、天虹公司出具的数份《罚款通知单》等证据,认为因宏亚公司存在施工违规以及工期延误问题,被天虹公司及力腾公司罚款5290268元,本案中由于双方对工期延误等情况没有约定明确的违约责任,且案涉风机基础、场内道路以及箱变基础变更增加工程量较大,在宏大公司无法证明宏亚公司存在工期延误的情况下,建设单位、总承包单位对宏大公司的罚款措施对宏亚公司不产生约束力。因此,宏大公司的该项反诉请求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最高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的规定,发包人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变更设计、造成承包人停工、缓建、返工、改建,或者因发包人的要求而增加工程量,承包人可以顺延工期。根据本案相关证据,宏大公司做出过设计变更要求,有双方多份《工程签证单》及《风机基础变更会议纪要》在案佐证,因此,诉争工程的风机基础、场内道路及箱变基础工程变更增量较大,依双方《分包协议》约定的工期应相应顺延,故宏大公司反诉宏亚公司支付工期延误费等理据欠缺,与实际情况不符。

【案例评析】

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通用条款1.1.4.3工期的词语定义,工期,是指在合同协议书约定的承包人完成工程所需要的期限,包括按照合同约定所作的期限变更。工期延误可分为可谅解的工期延误和不可谅解的工期延误。可谅解的工期延误,是指非承包人原因引起的工期延误,对此类工期延误,承包人可以主张顺延工期。不可谅解的工期延误,是指承包人自身原因造成的工期延误,比如承包人组织管理不善或承包人一方违约导致的工期延误,对此类工期延误,承包人不仅不能顺延工期,还应承担延期竣工的违约责任。承包人是否承担延期竣工的违约责任,取决于造成工期延误的原因及是否符合顺延工期的事由。

一、承包人可以顺延工期的事由,有法定事由和约定事由两种

《民法典》第798条规定,“隐蔽工程在隐蔽以前,承包人应通知发包人检查。发包人没有及时检查的,承包人可以顺延工程日期,并有权请求赔偿停工、窝工等损失”。第803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时间和要求提供原材料、设备、场地、资金、技术资料的,承包人可以顺延工程日期,并有权请求赔偿停工、窝工等损失”。第590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11条规定“建设工程竣工前,当事人对工程质量发生争议,工程质量经鉴定合格的,鉴定期间为顺延工期期间”等等。以上是承包人顺延工期的法定事由。发包人与承包人可以约定顺延工期的事由,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通用条款7.5条、7.7条、7.8条、专用条款7.5条等相关条款对顺延工期的约定。

二、承包人可以顺延工期的认定

工期延误后,认定承包人可以顺延工期,应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存在顺延工期的事由,二是存在工期延误的事实,三是顺延工期的事实与工期延误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本案中,《分包协议》约定施工工期为2012年8月1日至10月31日,《补充协议》约定工期顺延至2012年12月28日,实际上2013年3月7日该分项工程验收交付,但是工期延误是因为顺延工期的事由造成的,存在因果关系。顺延工期的事由主要包括工程量大幅增加1800万元、气温过低不宜施工、甲供材不及时、专业分包队伍进场延迟、延期支付进度款等等,这些顺延工期的约定事由或法定事由,由在案证据足以证实,法院最终支持了承包人顺延工期的主张。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承包人工期延误后发生不可抗力是否可以顺延工期,《民法典》第590条地款规定“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免除其违约责任”。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持续履行的特点,承包人工期延误后发生不可抗力的,如果不可抗力发生在合同约定的工期之后,承包人不能顺延工期;如果不可抗力发生在合同约定的工期之内,承包人仍可相应顺延工期。

如何认定承包人可以顺延工期 ——记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文/王云超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