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清单明确提出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具体表述如下:

1.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

2.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以及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等;

3.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

4.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

5.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

6.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非公有资本不能介入新闻采编”以前已有相应规定。例如,2012年,新闻出版总署印发《关于报刊编辑部体制改革的实施办法》在第四条提到: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报刊编辑部转制或合并建立报刊出版企业中,不得有非公有资本进入;2017年,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八条提到: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的采编业务和经营业务应当分开,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

此次是对该政策的强调和重申,我们对此政策新规解读如下:

一、明确本次限制的范围主要是“采编播发业务”。采编播发业务可以概括为采访、编辑形成一篇新闻稿,后续通过各个平台播出、发布;采编播发业务之外的业务没有进入负面清单。《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规定, 在我国境内从事新闻采编活动,须持有国务院行政主管机关核发的新闻记者证。不具有申领新闻记者证的资质的单位,自然就没有新闻采编权。

二、对于新闻机构的理解,从此政策中来看,包括例举的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而对于以互联网为传播媒介的新闻机构,包括涉及新闻信息采编、发布的服务机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分为3种: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转载服务、传播平台服务。

申请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许可的,只能是新闻单位 (含其控股的单位) 或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非新闻单位、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经办的互联网站, 只有新闻转载权, 没有新闻采编发布权。例如,新浪、网易,对于严格意义上的新闻,仅享有转载权,而不能够采编发布。

需要注意的是,转载也需要许可,不被许可的主体不可以转载。个人用户,普通公众可以转载,不在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许可范围内。自媒体号是否属于个人用户,这个需要就实际情况论证,比如是否有刊例,开不开发票。

三、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这些是严格管理的;涉及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的,“重大”的才受限制;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也纳入了新闻的范畴。

今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是对前几年的丰富和补充,从“股比限制”到“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再到“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体现了对新闻传媒行业进一步的管控和限制,防止出现非公资本为了牟利的目的恣意干预主流舆论的现象。

关于国家发展改革委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公开征求意见稿 解读

文/蒋玉林 张睿娴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