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本所许超律师、丁剑文律师代理的上海某影业公司与天津某影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北京仲裁委作出仲裁裁决,支持了上海影业公司的仲裁申请,天津影业公司向上海影业公司赔偿人民币500余万的经济损失,并驳回了天津影业公司仲裁反请求。

基本案情
上海某影业公司与天津某影业公司就影片联合投资签订《出品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上海某影业公司对影片投资占比60%,天津某影业公司作为电影的承制方,负责并完成电影的策划、拍摄、制作及宣发工作。

合同生效后,上海某影业公司按约定支付了投资款,但天津某影业公司擅自削减承诺的核心的知名演员,压缩制作成本,删减定稿剧本戏份、镜头,隐瞒剧组资金流向,拒绝提供剧组财务开支明细,阻碍上海某影业公司行使监督权和建议权。单方向上海某影业公司发送《单方解除合作关系通知书》,并以实际行动拒绝履行合同。

北京仲裁委最终裁决合作协议解除;天津某影业公司向上海某影业公司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余万元,并支付律师费、保全费、保全保险费等费用。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
(一)关于解除双方签署的出品协议

天津某影业公司解除出品协议无法律依据。尽管天津某影业公司在发出解除通知前已经事实上履行了部分合同义务,但天津某影业公司单方解除合同意味着天津某影业公司拒绝与上海某影业公司分享已经完成的制片的成果,拒绝上海某影业公司参与影片后续的宣发和利益分配。因此,天津某影业公司该单方解除行为构成明确表示不履行后续全部合同义务。

(二)关于上海某影业公司是否干扰剧组拍摄

天津某影业公司指责上海某影业公司存在干扰剧组拍摄的行为,是指上海某影业公司要求天津某影业公司提供剧组财务支出的相关文件凭证、账目明细。仲裁庭认为,天津某影业公司没有证明相关行为具体如何对剧组造成了干扰,造成了哪些损失,因此不认可此为违约行为。

案件总结
本案是典型的影视剧出品协议对双方权利义务约定不明,制作方利用合同漏洞置出品方利益于不顾的案例。

近年影视行业的生态因影视行业低迷再次遭受冲击,影视投资方和制作方在影视剧联合出品合同中,务必要明确双方核心的权利义务,以及配合这些核心权利义务履行配套的次级权利义务以及对应的违约责任。

解约通知的发出,尤其考验通知一方的事前准备,以及对法律法规以及相对方违约行为事实的评估认定。在通知方存在在先的违约行为时,仲裁庭会倾向于分配更多的举证责任。

 

本所代理的上海某影业公司与天津某影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获赔500余万元

文/许超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