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长生生物,002680)、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春长生)及其高管来说,成为惊天大案的犯罪嫌疑人怕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或许他们会认为,这是一场删帖引发的“血案”,因为以前类似情况并没有引发广泛的关注。
 

2018年7月21日,兽爷发布题为《疫苗之王》的自媒体文章,有了500万以上的阅读量后被删帖,于是刷爆全网。微信群朋友圈、微博、网络上的“假疫苗”的帖子刷屏,舆论大哗震荡全中国,到处都在传长生生物的奢侈腐败黑幕假疫苗,社会恐慌、愤怒情绪快速蔓延,网友们焦虑万分,各种声讨一浪高过一浪。国家领导人呼应人民群众的要求先后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违法违规生产疫苗事件“性质恶劣”。2018年7月23日下午,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对长春长生涉嫌本案违法犯罪立案调查,对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采取了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7月27日,国务院调查组宣布已基本查清企业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的事实,即为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成功率,违反批准的生产工艺组织生产。

 

但是,公安机关至今没有公布涉嫌的罪名,看来罪名存在争议。

通过检索网络自媒体以及专业记者的报道,对比不同的声音,可以发现本案目前的事实与自媒体、微信中刷屏传播的“假疫苗”情况有差异,长春长生自2016年至今有3次包括本案的2次问题疫苗,似乎多以打擦边球的方式为主。根据公布的其变更的生产工艺内容,还不能判断是否影响疫苗有效成分,或者改变疫苗有效成分的比例。

可以想见,本案追究刑事责任必然会发生颇具中国特色的问题,罪名轻了公众会认为“自罚三杯”有黑幕,已经有人喊出“不杀一批不足以平民愤”的口号——无条件地适用重罪就是公平正义吗?犯罪的主观恶意程度是否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线,尚有待于证据证实和辨别,但考验“依法治国”与“司法公正”底线的问题已经摆在刑事司法人员面前。
 

眼前的真相,有没有生产、销售假疫苗?

本案自7月21日开始发酵、爆发,几天里微博、微信朋友圈、微信群铺天盖地的发布、转发25万支“假疫苗”注射入孩子的身体里,有的说是“百白破”疫苗,有的说是“狂犬病”疫苗,各种段子层出不穷,譬如建议不定期地抓条狗咬疫苗公司老总一口,再注射该公司生产的狂犬疫苗等等。

事实上,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在本案中涉及“百白破”、“人用狂犬病疫苗”2种疫苗的问题,截至目前没有发现生产销售“假疫苗”的报道或信息,而是发现了生产疫苗违法违规的问题,习近平主席批示内容的描述、定性是准确的。

百白破”疫苗问题发生于去年2017年11月,其安全性通过了检测,但效价指标不合格。

本案的“百白破”疫苗,全称是“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2017年10月27日,因长春长生生产的“百白破”疫苗在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以下简称中检院)的药品抽样检验中被检出“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吉林省食药监局对长春长生立案调查。被调查期间,长春长生停止了“百白破”疫苗的生产。

有记者报道称,2016年长春长生就有一批“百白破”疫苗因效价不合格而被拒签。

2、“人用狂犬病疫苗”问题发生于今年2018年7月15日,编造生产记录等问题违法违规,但尚未出厂,销售至各地的疫苗已封存,其安全性或价效性尚无不合格的结论。

本案“人用狂犬病疫苗”,全称是“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监局通告称查获长春长生生产记录造假的人用狂犬疫苗,已要求吉林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立案调查。

长生生物公告称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市场亦得到通知停止使用就地封存该公司的狂犬病疫苗。

3、“百白破”疫苗问题于7月19日之前被做出行政处罚,但有25万余支效价指标低的疫苗已注射进山东省区域内的婴幼儿身体。

7月19日晚,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长春长生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8个月前立案的关于百白破疫苗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应按劣药论处,违反了《药品管理法》中关于“禁止生产、销售劣药”的条款,故决定没收库存的百白破联合疫苗186支,没收违法所得85.88万元,处违法生产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258.40万元。

但是,被爆料的是,该批疫苗除剩余库存186支外,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25万余支已全部打入3月龄至6周岁的婴幼儿身体里。

4、“人用狂犬病疫苗”问题于7月22日之前被立案调查,行政机关采取了责令停止生产等措施。

7月22日,国家食药监局通报称,经调查,长春长生编造狂犬病疫苗的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现已责令其停止生产,收回《药品GMP证书》,召回尚未使用的狂犬病疫苗。同时,国家药监局会同吉林省局对长春长生立案调查。涉嫌刑事犯罪的,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5、在舆论大哗声讨一浪高过一浪之际,国家领导人先后作出批示。

6、因生产“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公安机关对本案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7月23日,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对长春长生因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立案侦查,对长春长生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但罪名不详。

7、长春长生存在违规生产的事实。

7月27日,国务院调查组宣布,已基本查清企业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的事实,具体为:按照有关规定,疫苗生产应当按批准的工艺流程在一个连续的生产过程内进行。但该企业为降低成本、提高狂犬病疫苗生产成功率,违反批准的生产工艺组织生产,包括使用不同批次原液勾兑进行产品分装,对原液勾兑后进行二次浓缩和纯化处理,个别批次产品使用超过规定有效期的原液生产成品制剂,虚假标注制剂产品生产日期,生产结束后的小鼠攻毒试验改为在原液生产阶段进行。

有劣药,效价低,尚无假药

根据《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本案目前披露的上述有问题的“百白破”疫苗不属于假药,而是属于劣药;已公布的违法违规问题,应不属于“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的”药品,目前尚无疫苗成分不符合标准的鉴定意见或信息,故亦不属于假药,而是属于劣药。

所以,自媒体、朋友圈发布或转发所指称的“假疫苗”,截至目前在本案中并不存在,或者说目前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假疫苗”。同时,尚无关于上述批次销售(若有)的“百白破”疫苗、“人用狂犬病”疫苗致害后果的报道或信息。也就是说,长春长生生产、销售了劣药,或许还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刑法意义上危害后果的证据——如果有人说,孩子白挨了一针无效的“百白破”疫苗,还要检查是否有药效、重新打疫苗,这难道不是重大伤害吗?这是民事赔偿问题,还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危害结果。
 

假药、劣药致害风险有明显区别

如果说,“假疫苗”是公众认为无效果、不合格生产的就是假的疫苗,与“假药”的法律定义只是概念上的差异。而无论是“假疫苗”还是“劣疫苗”,公众对于巨大风险的恐惧并不会由于名词的改变而有所消减。但是,如果放下朋友圈和段子、口号去检索一些知识性的信息,因未知而带来的恐惧会有所改观。

《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分别规定了什么是假药、劣药,可以看出界定为劣药的一般不会出现致害风险,而是治疗效果差、无效果,还可能的是不影响治疗效果;界定为假药则肯定无治疗效果,或者有害于使用对象。这种区别,在《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罪”、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生产、销售劣药罪”的罪状表述及刑罚设定上也有体现,生产、销售假药罪的加重情节表述为“致人死亡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而生产销售劣药罪则不需要表述“致人死亡”的条件,也没有死刑的刑罚。

也就是说,劣药一般不可能导致致害的死伤结果,危害结果最严重的是救治无效果,导致病症加重或发作。
 

本案问题疫苗属劣药

本案长春长生的问题“百白破”疫苗,已经被吉林省食药监局行政处罚已经认定为劣药。但是不是最终的结果还不确定,理论上长春长生有权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本案问题“人用狂犬病疫苗”在生产中违法违规问题严重,但假设疫苗产品没有鉴定出其成分不符合标准、变质、污染的,则依法不属于假药,依法能够认定的还是为劣药。

目前,公安机关以生产人用冻干狂犬病疫苗违法涉嫌犯罪为由立案,或有出于以上的考虑。
 

问题疫苗的现实风险很难说

通过分析可以看出,本次问题疫苗作为劣药一般不会直接致害。同时,由于以下两种客观的因素,查证本案问题疫苗致人身体健康伤害的事实存在困难,很可能并不会发生伤害的事实。

第一种是疫苗自身的特点,即疫苗偶合症的极小概率事件,也就是说疫苗没问题但是疫苗受种对象有病症而发生了事故,国务院下发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中对此作出了相应的规定。因此,如果有极少数的注射疫苗异常反应,首先需要排除偶合症的可能性,这是疫苗作为生物医药固有的特点。第二种则是历年来国内的防疫工作取得了效果,环境安全性比较高,致病的源头并不多见,百白破、狂犬病几乎没有发病疫情的报道或信息。也就是说,即使疫苗效力低甚至无效果,也不会产生现实的危害结果。

其中“人用狂犬病疫苗”的过度使用甚至滥用,算是中国的国情——有消息统计全球80%以上的人用狂犬病疫苗被注射进了中国人的身体里。事实上,只有病犬才具有传染性,而病犬的特征明显且存活期只有10日。所以,欧美等发达国家采取犬类全接种的预防制度,这些国家的医生首先会问伤人的犬只是否健康,人们就很少打疫苗。由于国内预防狂犬病存在的问题,同时国人对于病犬特点、狂犬病传染方式均处于概念模糊而又极度恐惧的状态,不管是与健康犬还是病犬接触或抓伤咬伤,到医院首先会奉上一联狂犬病疫苗压压惊——“您选贵的还是一般的?”客观上,国内注射人用狂犬病疫苗的行为有相当大比例是无意义的毫无必要,注射的疫苗相当于安慰剂。所以,本案“人用狂犬病疫苗”即使存在药效差的问题,极大的概率是不会发生危害后果。

7月27日关于本案的新闻报道显示,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不良反应监测数据,近几年注射狂犬病疫苗不良反应未见异常。长春长生生产的狂犬病疫苗接种后不良反应发生率为万分之0.2,未见严重不良反应。该数据情况验证了上述分析。

公众的愤怒、焦虑和恐慌在于问题疫苗带来的巨大风险,但由于疫苗特点及作为预防手段的性质、国内环境安全性较高以及预防方向方法偏差等原因,巨大风险很可能没有转化为现实危害。

或许,上述客观的因素就是疫苗领域混日子打擦边球的心理倚赖,要求不高也没关系,风险低也不会出问题,造就了疫苗防疫领域各个环节普遍的侥幸心理。长生长春缺乏生物医药公司应有的极其严格的管理和生产标准,不能精心经营管理公司,而是把精力用在搞销售搞关系赚钱上,擅自变更生产工艺流程。最终,酿成大祸。
 

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难题

本案“百白破”疫苗已经认定为劣药,但要追究刑事责任还需要更多证据的支撑。首先需要查明效价指标低的原因,需要排除的是运输、储藏过程中发生的问题还是生产技术导致产品稳定性差所致,无论是哪一种均不能认定长春长生实施了犯罪行为。如果是运输、储藏过程中发生的问题,显然与长春长生的生产、销售无关,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如果是原有生产技术导致产品稳定性差,也不能硬说厂家故意用落后技术生产销售不稳定的疫苗来干谋财害命的事。但是,根据对“人用狂犬病疫苗”的调查结果,不能不令人联想产品稳定性差,是否同样缘于擅自变更“百白破”疫苗生产工艺、“偷工减料”所致?

本案“人用狂犬病疫苗”可以认定为劣药,现已查清的生产违法违规问题固然严重,但变更了生产工艺流程、个别使用超过有效期限的原液以及修改生产日期的三类问题,还需要考察对疫苗产品质量、功用的影响大小,才能判断实施犯罪的主观故意、是否存有恶意以及恶意程度。否则,会出现适用法律标准不一致的质疑。

近期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中,主角程勇向白血病友销售印度仿制的格列卫而被追究刑事责任,依据就是格列卫因违反《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未经批准进口的”而被判断定性为“假药”。观众郁闷不已,但为程勇被减刑提前释放而欢呼。首场放映中,“千人飙泪,掌声如潮。”现实中,电影主角的原型陆勇在被起诉后,1004名向他买药的白血病友联名向人民法院求情,湖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撤回起诉,法院裁定准予撤回起诉。人们普遍质疑的是,没有对人身体健康造成危害、相反是有益的假药销售者,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吗?机械地援引《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认定“假药”,进而追究刑事责任,很难令公众接受。

与“药神”完全相同的案件,上海美华丁香诊所郭桥医生购买、销售进口疫苗的生产销售假药罪案正在高院进行二审,辩护律师提出了同样的抗辩意见。如果该案改判,则显然是刑事司法的进步——对于作为行政法规的《药品管理法》定义的假药、劣药,需要评判其风险的现实可能性及危害结果,才能用于刑法规定的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劣药罪。

本案的问题疫苗应当有同样的法律适用考虑,否则会出现适用法律公平性的质疑。也就是说,本案严重违反法律法规生产的问题疫苗,除了根据《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认定为劣药之外,还应当客观地检验鉴定其成分、药效的结果,以此来评判犯罪嫌疑人的危害性地程度,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

本案以长春长生生产“人用狂犬病疫苗”为劣药论,根据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需要有“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证据,据长生生物公告,本案该问题疫苗尚未销售,则尚未发生危害健康的结果,不符合罪状规定的条件。故,本案尚未销售的问题疫苗认定为“生产销售劣药罪”存在障碍。本案的“百白破”疫苗的情况或许也是如此,虽然已经销售注射使用,但是尚无造成伤害的信息或线索。

从刑法竞合犯的角度出发,本案行为亦符合“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规定,“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尤其是该罪认定条件不需要人体健康损害结果,只要销售额满人民币5万元的,即构成犯罪。本案各地封存的“人用狂犬病疫苗”如果检验系劣药,销售额显然超过人民币5万元,以此罪名定罪则没有争议。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最高刑罚是“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案是单位犯罪,对单位适用罚金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

需要认真对待的是,本案应慎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除非有证据充分证明犯罪嫌疑人具有直接故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具有“突破人的道德底线”的对社会不特定人员的明显恶意。《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了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但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罪状、刑罚,第一百一十五条则规定了“以其他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刑罚,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报道中还显示,长生生物、长生长春有通过商业贿赂、行贿取得垄断地位的嫌疑。若查实,则数罪并罚。
 

真相与公平正义

自媒体、网络社交平台上各种各样的信息丰富,有胆识有温度有感情,但是准确度不高,有些专业记者的报道要严谨可靠得多。而案发单位作为完全清楚事实的一方,一开始并没有向公众坦诚其咎。

事发之初,曾有网络报道指称“长生生物的高层可能觉得很委屈……他们诘问的一句是这样的:明明是一个生产日期标注问题,你怎么写得这么严重?” 显然,这种反驳是欲盖弥彰;显然,长生生物的高层太不把自己事涉公众健康的工作当回事了。

生物医药无小事,其实国内有严格的法律制度。本案披露的长春长生生产疫苗过程中“偷奸耍滑”、“偷工减料”,在其他工业生产领域中有的厂家或许也在干,当成是小问题,导致的质量瑕疵招骂而已。但是, 生物医药生产事涉人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是各种产品中标准、规范要求最高最严格的,譬如,只要是更改有效期的,即使药品事实上还在有效期内,也要被认定为劣药,因为必须确保药品不出现质量瑕疵。毫无疑问,本案长春长生的违法违规生产是性质恶劣的严重问题。

为此,长生生物、长春长生已经受到停业、收回许可证、警示退市的行政处罚及罚款,进而面临将被吊销许可证、吊销执照、退市的风险,或有受损害疫苗受种者的民事索赔,而因无效疫苗而补种的被损害利益者有权提出民事索赔,进而会有受损股民索赔、供货商及销售商的追债、员工解散的赔偿金……会接踵而来,曾经239亿余元市值的长生生物轰然倒塌。这就是长春长生“偷奸耍滑”、“偷工减料”给公众健康造成巨大风险带来的恶果,即使没有造成实际得客观的伤害,也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长春长生的高管们在灯红酒绿的人生巅峰中,大概无法想象这种恶果,而负有责任的高管、员工从来没有想象会因此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现在大概还没有明白自己将面对何等的刑事责任。

本案要再次提醒刑事司法者注意慎用重罪的问题,是因为按照传统方式,全民愤怒人人喊打士皆曰可杀、又有领导人的批示,可能就真的杀了!!刑事司法者主要是“代表人民代表党”进行宣告,走个程序。是否有恶意明显的证据,是否要慎用重罪,在舆论呼喊声中很难说清楚也不会引起关注。文革就是如此,历来似乎也有这种影子。

然而,依法治国不是这样。法治的实现,客观公正很重要——不仅要对诚实本分的老百姓客观公正,对于犯罪分子也要客观公正,对于犯罪分子的此罪还是彼罪更要客观公正。在这个时候,我们也不应当忘记关注不同的声音。追究责任的前提是查明真相,尤其要辨别犯罪嫌疑人是过错者还是恶魔,无论他是否有钱是否偷奸耍滑是否肤浅爱显摆。 

                             

2018年7月28日于上海 银都


 

参考索引:

1. 《疫苗之殇几时休》钱塘君说 环球财经天下 大风号

2. 《“疫苗之王”一路呼风唤雨,是对公众的无情嘲讽》新京报快评 文:张丰 百家号

3. 《长生生物董事长等6人被警方带走调查,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法帮网

4. 《为什么说“疫苗之殇”是在害人》 作者:方玄昌 爱科学

5. 《长生生物(002680)GMP证书可能被吊销 疫苗事件后行业面临理智思考》作者:徐红 财联社

6. 《警方连夜侦办长生疫苗案 动物实验环节员工被带走调查》作者:王春、叶雯 红星新闻

7.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被依法刑事拘留》 “长春新区公安”公众号

8. 狂犬病防控专家扈荣良:全国人用狂苗每年花费40多亿 建议推广犬类强制免疫  2018年07月26日 00:18 每日经济新闻

9. 长春长生违法生产狂犬病疫苗案件调查取得重大进展  2018年07月27日 19:32 新华网

真相与刑事责任 —试看全民恐慌与怒火之下的“假疫苗”案

文/刘赤军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