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是民族的希望,给所有儿童创造良好的家庭、社会和学习环境,让他们健康、快乐、幸福地成长,一直是世界各国努力的目标,所以一年一度的“六一国际儿童节”就是专门为儿童们设立的节日。

今天本所高级合伙人许恬律师为大家带来的案例,就要从给孩子创造良好的家庭、社会和学习环境说起...
 

一个孩子的命运能有多曲折?一个孩子的未来能有多少种选择?全日制国学教育与全日制义务教育模式孰优孰劣?当这些问题仍然是大多数人心中尚未解开的谜团时,八岁童童的父母为了让他走一条各自认为正确的道路,已经展开了一场法庭上的较量。

童童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父亲张教授是一名海归精英,他对童童的规划就是主流教育、精英培养,为此童童一出生他就卖掉了自己的两套老宅,在上海市中心购买了一套价值千万的学区房,两套换一套,张教授图的就是这套学区房所对口的幼儿园、小学以及初中在本区甚至上海市都是名列前茅的。与张教授相反,李教授虽然也是博士毕业,但却一直非常反感体制内的主流教育,她婚前就痴迷易学、易经,经常宣称以弘扬国学为己任,生了孩子后她就一心准备将自己的教育理念付诸于童童。童童小时候,李教授就很少给童童吃荦菜、牛奶及水果,她认为荤腥火大、牛奶及水果是凉性的,直到童童上了幼儿园,体检诊断为“矮小儿”,在张教授的力争下,童童才吃上了营养全面的饮食。李教授平时要求童童读经,而且四岁那年的暑假,李教授还将童童送到一家外地的“私塾”接受了两个月全封闭的读经教育。外地返沪后,张教授发现童童出现了口吃、眼神呆滞的状况,他带着童童去医院检查,医院给出了“孤独症可能”的诊断,这张诊断变成了压跨夫妻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激烈的争吵后,李教授带着孩子不辞而别,童童再也没有去过幼儿园。张教授去学校找李教授,恳请双方单位领导出面协调,甚至暗中跟踪李教授试图寻找到她的住所,无论张教授如何努力,在长达两年的时间中他都没有见到孩子,也没有孩子的任何音讯。

转眼间,童童该上一年级了,学区房对口的重点小学给张教授发来了录取通知书,张教授无奈之下到对口小学说明情况,学校同情张教授的遭遇,仍然给童童办理了入学手续,并打电话通知李教授送童童来上学。但是,李教授接到电话后不仅不送孩子来上学,反而火速向法院递交了一纸离婚起诉状,要求与张教授离婚,童童归自己抚养。

离婚案件审理时,在法官的调解下,考虑到童童一直跟随李教授生活,张教授同意离婚且童童由李教授抚养,但要求李教授当庭写下承诺:“保证在2017年9月1日前办妥童童就读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手续 ,李教授工作大学的附属小学为保底选项,如果有更好的上海市教育系统的民办学校也可作为选项。如李教授未在2017年9月1日前按本承诺办妥童童入学手续的,则张教授有权提起变更童童抚养权的诉讼。”

双方离婚后,张教授按照调解书的约定开始每周探视童童,这才发现童童离家后一直寄宿在一家“国学研究中心”接受“四书五经”的教育。极度不满的张教授反复催促李教授尽快办理童童入读正规小学的手续或继续留在对口小学读书,李教授一直没有正面回复,直到2017年8月底,李教授才突然通知张教授已办妥转学手续,所转学校系一所位于远郊的成立仅三年的以国学为特色的全寄宿制民办学校。对李教授出尔反尔的行为,张教授难抑愤慨,以李教授剥夺儿子接受正规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权利,其行为已构成了“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为由向法院提起了变更抚养权的诉讼。

法庭上,李教授声称:“由于童童的特殊情况,并不适合接受一般学龄儿童接受的九年制义务教育,精神会受到压抑,无论童童现在就读的学校还是童童即将转入的学校,都是具有教学资质的学校,也是最适合童童的选择。”

本所高级合伙人许恬律师作为原告张教授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与其针锋相对:“受教育权作为一项基本人权,是公民所享有的并由国家保障实现的接受教育的权利。童童作为适龄儿童,其法定监护人负有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的义务,但李教授作为离婚后直接抚养童童的监护人,在童童年满六周岁,且其户籍对口的重点小学已经录取为新生的情况下,未在规定入学期限内办理入学手续,导致童童至今未能接受正规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其行为已经构成对童童受教育权利的侵害”。许律师也于庭后向法官提供了最高人民法院公告的变更抚养权的类似案例。

法院充分考虑了许恬律师的意见,庭审中,法院专门邀请了上海精神卫生中心两位心理医院来法院对童童进行了测评,评价为:“反应尚可,言语表达有口吃。词语表达与同龄人相比稍差,但基本能表达自己的意思。无明显刻板动作和语言,行为未见异常。”庭后,承办法官还实地考察了“国学研究中心”,并致电教育局确认了该“国学研究中心”无办学资质。

经过近半年的审理,2018年2月底,法院支持了张教授的诉讼请求,认为“李某称童童的智力发育较一般同龄人稍缓,但未有明确的诊断记录。即使童童存在个体的一些特殊性,也应当入读具有实施特殊教育资质的教育机构,并经过相关教育部门的批准。李某将童童送入无正规教育资质的机构进行学习,其无法自证其对孩子的教育是合法的、恰当的。”鉴于李教授未保障童童接受正规义务教育的权利,其行为已经构成了对子女身心健康存在不利影响的情形,故判决童童自2018年3月起跟随张教授共同生活。

案件判决后,童童回到父亲张教授身边生活,张教授将童童送进了一所公办小学读书,课余便请名师发掘和培养童童的音乐特长,童童前不久参加国际钢琴大赛,还获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童童的社交能力、健康状况、学习成绩都有了明显的进步。


对正处于义务教育学龄阶段的孩子来说,他们世界观、价值观并未成型,辨别是非的能力不强,接受什么样的教育,直接影响着其未来的人生道路。而国学班作为一种传授国学知识的培训机构,不具备学历性质,也不可能代替义务教育。因此如果家长们热衷于国学知识,可以在课余时安排孩子补充国学知识,学校也可以开展国学课堂帮助孩子们多元化发展,但绝不能顾此失彼,耽误了学历教育。

儿童义务教育,父母切勿“任性”

文/许恬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