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以下简称“ 理财子公司新规”)从征求意见到12月2日正式发布,市场对于这个新规的推出高度关注。我们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金融法律服务团队经过学习研究,全面解读新规,分析理财子公司的出现对资管行业的影响。
 

一、 资管新规框架下,银行以理财子公司开展业务旨在实现与母行的风险隔离。

隔离的原因:银行理财昔日发展迅猛,但银行出于信誉和揽储考虑形成了资金池和刚性兑付,将本应投资者承担的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留在了银行系统内,一旦风险暴露,使得表外风险向表内传导,进而传导至金融系统;而资产端方面,银行受监管套利驱动投向非标、将信贷业务表外化形成影子银行,监管指标失真;同时,为突破监管限制,往往设计多层嵌套的产品隐匿资金实际流向,而且在套利链条上各资管机构加强联动,使得国际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上升。

隔离的措施:资管新规框架下,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展业与母行风险隔离。为规范资管市场,监管部门出台一系列规定推动资管业务回归本源,在资管新规打破刚兑、消除多层嵌套、禁止资金池的框架下,银行业的配套政策理财新规、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也陆续出台。新规支持商业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强化理财业务与母行业务风险隔离,优化组织管理体系,促进理财规范转型。

根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新规要求,未来商业银行可自愿选择是否设立理财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若选择新设理财子公司,商业银行内部只能继续处置存量理财产品,新业务须由理财子公司开展;但有两种情况下商业银行可选择不新设子公司,一是其暂不具备设置条件,可通过内部资管部门展业,二是选择直接将理财业务整合到已开展资管业务的其他附属机构展业。同时,新规还明确要求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应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有效防止经营风险向母行传导。
 

二、非标限制放宽,公募理财可直接投资股票

根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新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于理财产品投资于非标资产、投资股票、销售门槛和私募合作等都有进一步的放松:

1、投非标限额有所放松,具体表现为

放松非标审批要求,理财子公司投资非标无需纳入全行的信用风险管理体系。此前,《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理财新规”)规定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必须“比照自营贷款管理要求实施投前尽职调查、风险审查和投后风险管理,并纳入全行统一的信用风险管理体系”,这虽然有助于管控非标的信用风险,但进入银行统一信用风险管理体系的非标实际与表内贷款无异,失去投资非标的意义。而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新规中关于该条的描述是“实施投前尽职调查、风险审查和投后风险管理”,无需纳入母行信用风险管理体系,理财子公司投资非标的监管要求有所放松。

2、限额放松的情况下,也进一步放松非标总量及集中度监管要求。

1)在总量方面,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新规删除了理财新规中非标不得超过本行上年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的要求,仅留下“全部理财产品投资于非标资产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取消这一要求后实际放松理财子公司投资非标的限额。

2)在集中度方面,理财新规中比照银行贷款的大额风险暴露要求,设定了“商业银行全部理财产品投资于单一债务人及其关联企业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余额,不得超过本行资本净额的10%”,而理财子公司新规明确,理财业务和贷款业务分离后,不需再用类似贷款的大额风险管理。

3、公募理财产品可直接投资股票

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新规明确“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应主要投资于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上市交易的股票”,在理财新规已允许银行公募理财产品通过公募基金间接投资股票的基础上,进一步允许理财子公司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

在放开股票投资的同时也加强了风险管控,进一步明确交易制度和相关人员从业要求。1)内控隔离与交易管控,包括将投资管理与交易执行职能分离,实行集中交易制度;建立公平交易制度与异常交易监控机制;对理财产品的同向和反向交易进行管控等。2)从业人员行为规范:要求建立理财子公司相关人员证券投资的申报制度,防止侵害投资者利益。

此前,公募理财不允许直接进入股市,私募理财虽然被允许,但由于产品主体地位导致私募理财必须通过资管产品嵌套进入股市。过去,银监会允许私募理财投资股票,而中证登规定银行理财可以开立账户但不能交易股票,因此,银行理财一般通过SPV或以委外等形式投资,至少存在一层嵌套。特别注意的是为配合商业理财子公司新规出台,2018年9月中登公司还修订《特殊机构及产品证券账户业务指南》制度,统一券商定向资管、银行理财等六大类资管产品的投资范围,使得银行理财资金直接入股市制度障碍得以消除。

 

三、其他细节解读要点

1、放松销售管理要求:首先,不设置公募理财产品的销售起点,但对于私募理财仍有合格投资者的要求。其次,宣传管理有所放松,公募理财可以通过公开渠道宣传。再者,非机构投资者首次购买理财产品不强制临柜,可通过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营业场所和电子渠道进行风险承受能力评估。

2、向国际资管机构看齐,允许自有资金跟投:一是要求50%以上的自有资金投资于高流动性资产;二是规定自有资金可投资于自身发行的理财产品,但有额度限制,“不得超过其自有资金的20%,不得超过单只理财产品的10%,不得投资于分级理财产品”,明确了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可以将自有资金跟投列为吸引投资者的手段。

3、可以发行分级理财:不同于理财新规中规定商业银行不得发行理财产品,理财子新规中却明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分级理财产品的,应当遵守资管新规中第二十一条相关规定,即封闭式私募产品可以进行份额分级。

4、新增投资股票集中度要求:在理财新规对证券类集中度要求的基础上,规定“银行理财子公司全部开放式公募理财产品持有单一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不得超过该上市公司可流通股票的15%”,但集中度要求与资管新规完全一致。

5、合作机构范围扩大至私募:公募理财产品所投资资产管理产品的受托机构应当为金融机构,其他理财投资合作机构应当是具有专业资质,依法依规受金融监督管理部门依法监管的机构,这说明理财子公司私募资产管理产品的受托机构可以为私募基金管理人。

6、净资本监管:与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等资管机构一样,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应当遵守净资本监管要求,相关监管规定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另行制定。

 

四、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设立对其他资管行业的影响

我国银行体系资管规模位居第一,理财子公司成立后,势必对资管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1、在固收类投资方面,银行凭借长期以来的固收投资经验、资源禀赋及政策红利,将与公募基金在债基、货基等产品上形成正面竞争;

2、在非标投资领域,由于理财子公司投资范围拓宽,基本获得与其他资管产品相同的法律地位,通道需求进一步减弱,进一步冲击以通道业务为主的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及信托公司。

3、在股票投资领域,银行理财子公司在此类业务上与公募基金及券商资管等存在差距,仍有较长追赶过程。

4、在直接融资市场。我国融资体系中的支柱,除贷款外,其他债务融资方式中的资金也大多来自于银行。当前融资体系及政策对小微、民企、创新型企业支持力度。理财资金入市正是监管层面在扩展直接融资资金来源方面的尝试:通过间接融资体系向股票市场导流,推动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一旦成功将资金引入股市,可以改善当前二级市场机构投资者结构,提高长期资金占比,提升资本市场的融资及价值发现功能,引导市场逐步走向更加理性和健康。

《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解析及其影响

文/蒋玉林 林巧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