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辩护角度看交通肇事致财产损失的入罪问题的思考

2023.12.31

发布者: 文/张畅银


针对交通肇事中造成财产直接损失且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可构成犯罪的情形,本文结合相关案例,以财产损失的范围认定、入罪标准的比较、财产损失解释等方面进行简要分析,从辩护角度进行相关思考,努力提出相关建议。

法律规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0年)第二条规定:“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三)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严格依法处理道路交通肇事案件的通知》(1987)“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是指:“造成公私财产直接损失的数额,起点在三万元至六万元之间的。”

 

《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0)“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是指: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苏高法[2011]135号,关于定罪的有关问题:交通肇事仅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行为人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45万元以上的应当立案,无能力赔偿数额在80万元以上的应认定为情节特别恶劣。

 

2017年8月7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其中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一)交通肇事罪中之(4):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主要或者全部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30万元的,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无能力赔偿数额每增加1万元,增加一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试行)(苏高法〔2023〕114号)中相关规定与苏高法[2011]135号意见相同。

 

【问题一】关于交通肇事罪中财产损失认定范围的思考

第一、是否应当包含自身财产损失?

《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认为:交通肇事罪的危害在于对公共财产、他人人身及其财产造成的损失,自身的财产损失应当视为肇事人为自己的违章行为承担的经济责任,而不应将其作为承担刑事责任的条件。【1】

 

第二、是否应当包含己方车上人员或他人物品损失?

首先,对于致人重伤或死亡的情形包含己方车上人员,因此相对于肇事人之外的人,均可以视为本罪规定的他人。

 

其次,根据《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认为的“自身的财产损失应当视为肇事人为自己的违章行为承担的经济责任”逻辑分析,车上人员或他人物品的损失,明显不属于肇事人自身范围。

 

第三、是否应当包含事故相对方为己方的情形?

假如肇事人名下的不同车辆在同一事故中遭受损坏,或者肇事人驾车造成自己的财产或对近亲属的生命健康损坏,由于不存在法律上的赔偿责任,不应当视为构成追究其交通肇事罪的基本条件。

 

第四、是否应当包含事故相对方为共有财产的情形?

如果肇事人与他人共有的不同车辆在同一事故中遭受损坏,或者肇事人驾车造成和他人共有财产损坏,有可能存在法律上的赔偿责任。具体分为以下情形:

 

其一,对于共有人主张赔偿或法律上存在赔偿义务的情形,比如基于合伙、出资等情形,由于肇事人存在赔偿责任,可以包含该部分财产损失。

 

其二,没有规定共有人可以主张赔偿的情形,比如夫妻关系、自陷风险的情形,一般认为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不应当包含该部分损失。

 

其三,其他共有人放弃赔偿请求权,只要该放弃行为不存在严重损害国家、社会、第三人合法权益的情形,也应当视为不存在赔偿责任,也不应当包含该部分损失。

 

第五、是否应当包含法律上不直接属于己方所有,但间接上可能属于己方所有的情形?

比如肇事人造成其设立或成立的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有限公司、合伙企业、其他社会组织等名下的财产损失,且是否主张赔偿明显受肇事人个人意志影响的情形,应当结合是否存在明显损害国家、社会、第三人合法权益的情形,结合事实,区别判断,不能一概而论。

 

第六、是否应当包含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由第三方垫付或者赔付后,有权向肇事人追偿的情形?

本文认为,基于保护被害人目的,因交通肇事导致用人单位、雇主、被挂靠单位等产生连带赔偿责任,或者保险公司、救助基金、其他团体和社会组织等承担垫付责任后,依据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可以向肇事人追偿的,不应当视为肇事人对被害人无能力赔偿的情形。

 

【问题二】交通肇事造成财产损失入罪是否符合刑法谦抑原则的思考

经检索裁判文书网,发现部分案例如下: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2018)津0105刑初299号刑事判决书认为:被告人张云辉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负事故全部责任,无能力赔偿,并于交通事故发生后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2】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2刑终54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认为:上诉人张福光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负事故主要责任,造成他人财产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张福光到案后能如实供述所犯罪行,依法对其从轻处罚。【3】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2021)浙0226刑初321号刑事判决书认为:被告人段彬冰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并发生交通事故,负事故全部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40万元以上,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4】

 

第一、过失毁坏公私财物的,一般不构成犯罪,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其一,我国刑法体系中关于侵犯财产罪规定了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并未规定过失毁坏公私财物构成侵犯财产罪。而交通肇事罪属于过失犯罪,将交通肇事中存在的过失毁坏公私财物入刑,可能与刑罚体系不符。

 

其二,过失侵犯财产的情形大量存在,受害人可以依据民事法律提起侵权损害赔偿维护其合法权益。比如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因合同违约、侵权等产生纠纷,造成相对方巨额经济损失的,如果均按照构成犯罪而入刑,明显不符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取向,不利于维护正常交易安全和秩序。

 

其三,过失行为与故意行为有本质的区别,对过失行为可以通过民事责任进行制裁,对遭受损害的一方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获得救济。把过失行为导致的财产损失入罪化处理,客观上会导致穷人坐牢,而富人可能存在扩大过失抗辩的问题,容易导致客观上出现社会和司法不公正的现象。

 

第二、交通肇事罪中关于造成财产损失的入罪标准与其他罪名相比明显需要调整。

其一,我国刑法中“危害公共安全罪”还包括“重大责任事故罪”等。虽然重大责任事故罪也将过失行为造成财产损失作为入罪条件,但是针对财产损失数额的入罪条件与交通肇事罪相比差别巨大。《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将涉及安全生产事故相关犯罪中对于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的入罪标准规定为“一百万元以上”明显高于交通肇事罪。

 

其二,虽然有些省份对于交通肇事罪中财产损失数额入罪标准略有提高,但与“重大责任事故罪”相比,依然差距明显。为了公平起见,在交通肇事罪中针对造成财产损失入罪的数额起点应当适当放宽或者严格把握该条件的适用。

 

【问题三】交通肇事造成他人受伤所产生的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是否应当属于财产直接损失范围的思考

安徽省灵璧县人民法院(2020)皖1323刑初74号刑事判决书:被告人吴某违反道路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规定,造成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重伤,且造成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应依法惩处。【5】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吴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在道路上无证驾驶无号牌机动车类纯电动汽车肇事,致一人重伤,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法应予惩处。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6】虽然二审法院不再强调“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入罪理由,而是认为吴某在道路上无证驾驶无号牌机动车类纯电动汽车肇事,并维持一审判决。

 

观点一:“财产直接损失”在交通肇事罪中包含人身损害赔偿责任部分。

 

首先,《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法释〔2000〕47号)的第二条规定,“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的物质损失,是指被害人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实际损失和必然遭受的损失。”

 

其次,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器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然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中明确,因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案件,提前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可以包含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7】

 

综上,在交通肇事罪中,财产直接损失包含人身损害赔偿责任范围。(2020)皖1323刑初74号刑事案件即支持该观点。

 

观点二:“财产直接损失”在交通肇事罪中不应当包含人身损害赔偿责任部分。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将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分别作为交通肇事罪入罪条件的不同情形,表明两者之间应当区别对待。

 

其次,交通肇事造成人员伤亡是否构成犯罪有明确具体的相关标准。如果把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部分作为财产损失的入罪条件,相当于改变了该罪中人员伤亡的入罪条件,容易导致认定构成犯罪的标准模糊和混乱。

 

然后,在交通肇事罪中对于财产直接损失不应当做扩大解释,也不应当参照侵犯财产罪中关于财产概念的解释,应当参照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中的概念严格适用。

 

 本文赞成第二种观点。

总结
本文认为,交通肇事案件中他人财产直接损失的认定问题,分别建议如下:1、己方车上人员或物品损失可以包含,2、基于法律和合同约定存在共有关系的财产损失一般不应当包含,3、法律上不属于己方所有,但实质上可能属于己方所有的财产所遭受的损失,在不违反公共利益和第三人利益的情形下可以不包含,4、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由第三方垫付或者赔付后有权向肇事人追偿的情形不应当包含。对于无能力赔偿数额的判断,应当坚持刑法谦抑性原则,过失毁坏公私财物尚不构成侵犯财产罪,应当谨慎且严格适用该入刑条件,如果必须适用该条件则应当考虑在2000年出台该司法解释的社会背景并结合目前社会经济发展状况适当提高入罪门槛以适应其他相类似罪名的标准。以无能力赔偿的财产损失数额认定肇事人构成犯罪时不应当包含交通肇事被害人的人身损害赔偿数额。

 


【1】《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人民司法》2000年第12期

【2】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2018)津0105刑初299号刑事判决书

【3】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2刑终54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4】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2021)浙0226刑初321号刑事判决书

【5】安徽省灵璧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5月21日作出(2020)皖1323刑初74号刑事判决书

【6】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皖13刑终335号刑事裁定书

【7】起草小组解读:《刑事诉讼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司法》2021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