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公司创业 避免夫妻对公司债务连带清偿责任的七个法律提示

2024.02.28

发布者: 倪晓敏


案情介绍
甲公司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徐某和贾某为夫妻关系,两人分别担任公司自然人股东,各持股50%,2023年甲公司由于拖欠货款被乙公司起诉到法院,乙公司不仅主张甲公司履行付款义务,还同时主张徐某和贾某以名下夫妻家庭资产对甲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理由是甲公司的股东为夫妻关系,其家庭财产与公司财产存在混同,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

根据《民法典》规定,夫妻之间普遍是法定财产制,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是夫妻共同共有,除非夫妻双方约定财产归各自所有(夫妻之间签订财产协议,约定各自财产归各自所有的情况较少),因此夫妻共同财产是只有一个所有权人,即由夫妻共同所有;夫妻两人在设立公司时并没有向公司登记部门提交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约定。甲公司表面上看有两个自然人股东,好像不符合一人公司的规定,但由于夫妻公司的全部股权实质来源于同一财产权,并为一个所有权(夫妻)共同享有和支配,该股权主体具有利益的一致性和实质的单一性,是实质上的一人公司。在司法实践中,满足特定条件时,夫妻股东将有可能被判决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索引1:
无锡市锡山区法院(2019)苏0205民初6061号

裁判要点:夫妻财产为夫妻共同共有的财产,那么夫妻投资设立的有限公司,无论其是否对外公开宣称是夫妻公司,在实质上都属于共同共有的公司,也即一个利益团体所共同拥有的公司,加之夫妻公司在意思表示上通常表现为高度的一致性,从这两点来判断,将夫妻公司视为法律意义上的一人公司更加恰当,夫妻公司只要没有在工商局登记时进行财产分割的,即可根据案件的情形适用一人公司的特殊规定,一人公司股东的财产通常即视为公司财产。该案中,二人客观上造成了公司巨额财产下落不明的事实及行为,损害了公司和债权人的利益,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禁止权利滥用原则,导致公司丧失了独立的法人地位,最终判决夫妻二人就公司之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案例索引2: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赣民终401号:

裁判要点:宝鑫源的全部股权实质来源于同一财产权,并为一个所有权共同享有和支配,该股权具有利益的一致性和实质的单一性。据此,在夫妻股东无法证明公司财产独立的情形下,应认定宝鑫源公司系实质意义上的“一人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之规定,夫妻股东即王姝媛、孙翀理应对宝鑫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索引3: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粤06民终12402号
裁判要点:法院认为,现行公司法并未对类似于舒力公司的“夫妻制”公司股东应否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条件、要素或认定标准等作出明确规定,但鉴于“夫妻制”有限责任公司相较于其他一般有限责任公司,确实在在公司出资即为夫妻共同财产,客观利益高度集中,主观意思表示  高度一致等特别形态以及“夫妻制”公司的公司行为和股东个人行为界线不清晰、“夫妻制”公司缺乏有效监督、公司财产易被挪作私用等情况,商事审判实践中有必要对“夫妻制”公司予以特别规制,在人格否定上作特别考量,而不能任由其以人格独立作责任有限抗辩。

 

案例索引4: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鲁03民终2315号

裁判要点:焕磁公司股东虽然系明耀与包淑梅,但因两人系夫妻关系,且公司设立于双方婚后,公司注册资本来源于明耀、包淑梅共同财产,也即,公司股权来源于同一财产权,并为一个所有权共同享有和支配,该股权主体具有利益的一致性和实质的单一性。因此,焕磁公司实质上属于“一人公司”范畴。依据上述规定,明耀、包淑梅作为焕磁公司的股东,应对于公司财产与其家庭财产相互独立的事实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但在本案一二审过程中,明耀、包淑梅均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在此情况下,一审判决明耀、包淑梅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符合上述规定,并无不当。

 

律师提示:
为避免夫妻公司被定性为一人公司及其法人人格否认导致夫妻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律师给出如下建议,以做好风险防范:

第一,在夫妻设立注册公司时,向登记机关提交财产分割的书面证明或协议予以备案公示。同时可明确出资财产来源的协议文本进行事先公证。

虽然相关强制规定已失效,但该规定成为法院认定标准的依据之一。在夫妻创办公司的过程中,应明确双方出资的资金并非源自夫妻共有财产。夫妻在各自的股权注册上,以书面协议用作证明两者的财产来源和持股比例是独立的。在审判实践中法院亦认可该份已备案的财产分割证明或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可作为抗辩理由。

第二,依据《会计法》以及《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建立完善财务管理制度。

按照法定要求编制符合要求的财务报表且建立具有独立完整的财务制度,保留相关财务的原始凭证及账册,确保股东财产与公司财产分别列支列收,单独核算,利润分别分配和保管,风险分别承担。例如,涉及股东以知识产权或其他财产形式出资的,未及时变更所属登记,股东仍继续占有使用的;股东用公司的资金偿还自身债务的。

第三、按年度编制财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财务审计。

财务审计报告应当反映公司日常经营的真实财务情况,若存在会计凭证显示夫妻股东以个人名义向相对人收付款,公司账户与股东账户往来频繁等情况,夫妻公司可能会因财产混同被认定为一人公司。

第四、夫妻股东应当严格杜绝以个人名义、使用个人账户代表公司从事商业交易行为。

严格区分公账和私账,不要用个人私账用来收取、支付公司资金往来。区分夫妻财产和公司财产,避免财产混同。例如,公司财产应登记在公司名下,但公司却将生产经营中使用的财产登记在股东名下。

第五、对夫妻公司的股权结构进行优化。

通过股权转让或签订股权代持协议引入夫妻以外的其他股东,由第三人来代持夫妻其中一方的股权,代持比例可控制在较小比例的范围内;或者通过股权转让或增资的方式引入第三方股东,将公司性质变更为形式与实质意义上普通有限责任公司。也可新成立一家企业作为股东,比如为夫妻单独设立家族公司,再通过家族公司,搭配其他类型的股东(比如投资人、事业合伙人、高管激励平台),完善实体公司的股权结构。

第六、加强夫妻公司的合规治理,严格依照《公司法》及公司章程规定决议、执行、监督。

夫妻公司的章程应明确双方的经营和管理职责。要确保公司内部有健全的管理机制,完善合规运营体系,设定明确的股东会、董事会/执行董事和监事(会)的角色和职责,并保证决策过程有书面记录;对于重大决策,如投资、扩张或合并,应提前商议并制定决策流程。在夫妻公司内部召开“股东  会、执行董事办公会”的基础上,注重“程序”与“异议”两部分内容,即涉及公司重大利益事项的会议时,程序上,留存附有签名的各项会议召集、送达、表决等流程单。异议上,应当在会议纪要中明确记载履职监督中的“不同意见”或决策观点,从而反映出公司运营管理的民主科学决策是基于充分论证,有利于遇到争议纠纷时提供合规材料以证明公司存在科学有效的内部治理与监督机制。

第七、约定仲裁条款。

仲裁具有保密性。夫妻公司可在对外签订的合同中约定采用仲裁的方式解决纠纷,避免在某起诉讼中被认定为一人公司而在后续其他诉讼中被直接判定为一人公司,同时,约定仲裁亦可降低夫妻股东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