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鉴定权与司法审判权的冲突表现及解决路径

2023.12.15

发布者: 文/潘定春 李雅君


一、工程鉴定和司法审判之特点

目前,我国诉讼程序关于工程鉴定和司法审判之关系,具有如下特点。

(一)确立了“审鉴分离”制度

2002年人民法院实行“审鉴分离”,即审判部门只决定鉴定而不对外委托鉴定。人民法院司法鉴定机构对于自己不能鉴定的专门性问题,由其负责统一对外委托和组织社会鉴定机构与鉴定人进行司法鉴定。未设立司法鉴定机构的人民法院,由司法行政管理部门代行对外委托司法鉴定的职责。

2005年,人民法院实行新的司法鉴定管理体制,即人民法院不再设立鉴定机构。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主管全国鉴定人和鉴定机构的登记管理工作。省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负责对鉴定人和鉴定机构的登记、名册编制和公告。在诉讼中,对需要鉴定的争议事项,应当委托列入鉴定人名册的鉴定人进行鉴定。鉴定人从事司法鉴定业务,由所在的鉴定机构统一接受委托。

(二)人民法院成为委托主体

新的司法鉴定管理体制建立之前,人民法院司法鉴定机构依据尊重当事人选择和人民法院指定相结合的原则,组织诉讼双方当事人进行司法鉴定的对外委托。诉讼双方当事人协商不一致的,由人民法院司法鉴定机构在列入名册的、符合鉴定要求的鉴定人中,选择受委托人鉴定。

新的司法鉴定管理体制建立后,各级人民法院在进行对外委托鉴定工作时,依法委托省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登记和公告的鉴定人和鉴定机构。

司法实践中的委托鉴定制度,审判机关处于委托人地位,诉讼当事人与工程造价单位之间无法通过合同条款约束双方权利义务;审判机关虽属委托人,但与工程造价单位也仅有委托关系,并无实质性的委托合同,也无法明确具体的权利义务。

(三)先行质证和后期质证

质证,是在法官主导下诉讼各方对证据的“三性”发表意见,以证明诉请或反驳诉请的诉讼活动,属于诉讼程序中的审判活动,是法官行使审判权的一种表现。“鉴定报告”作为民事诉讼证据的形式之一,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其特殊性在于,它本身是一种证据,但是它在形成过程中,又需要甄别、采信和使用其他证据。是否需要对形成“鉴定报告”的其他证据进行先行质证?还是仅对其后形成的“鉴定报告”证据进行质证?由于目前司法审判部门并没有统一的操作规定,各地法院操作差别很大。先行质证可以保证“鉴定报告”在实体方面和程序方面趋向公平,而后期质证只能保证程序方面的公平。

(四)法庭质证和鉴定质证

先行质证,有审判人员主持下的质证,也有鉴定人员主持下的质证。如前所述,质证是一种审判活动,是审判权的体现。“鉴定报告”将成为法院裁判定案的重要证据,如果法律法规不完善,操作程序不规范、不统一,加之实践中又缺乏制约制度等,容易导致鉴定权和审判权的失衡和冲突,严重影响了工程鉴定的公正、公信和效率,进而影响了审判机关作出的裁判文书的权威性,消弱了司法判决定争止纷社会作用。

二、鉴定权与审判权的冲突表现

建设工程鉴定涉及造价鉴定、工程质量鉴定和工期鉴定等诸方面,而工程造价鉴定最为广泛。无论是何种工程鉴定,均涉及许多工程专业知识,而这些工程专业知识审判人员(包括仲裁员,下同)可能并不具备。工程造价所依据的证据材料又会涉及案件对证据的“三性”判断和采信,需要法律专业知识和工程案件审判经验,而这些知识和经验,工程造价鉴定人员也未必精通;同时,工程造价鉴定报告本身也属于证据的一种形式。所以,两权冲突是必然不可避免的,研究和分析两者之间的冲突及解决途径,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关于工程鉴定的两权冲突,表现为积极冲突和消极冲突两个方面。

所谓积极冲突,是指工程鉴定人员和审判人员都对案件中的证据材料主动采取去伪存真的判断、识别及采用,结果导致对某些证据材料,造价鉴定人员认为应该采用,而审判人员认为不能采用;或者对某些证据材料,造价鉴定人员认为不能采用,而审判人员认为应该采用。

所谓消极冲突,是指工程鉴定人员和审判人员都对案件中的证据材料都不去主动采取去伪存真的判断、识别及采用,而是完全消极地依赖对方的判断。工程鉴定人员要求审判人员明确告知送审材料哪些可以采用,哪些不可以采用,完全机械地依据审判人员的意见进行鉴定,而失去工程专业知识和经验的判断;或者审判人员将全部送审材料转交后,任凭造价鉴定人员决定采信哪些材料,鉴定报告出来后,判决书直接引用鉴定结论,将证据的认定采信责任交给非法律人士。

无论是积极冲突还是消极冲突,都会导致鉴定报告有失公正,从而影响司法文书的权威性和审判机关的公信力。

在审判实践中,原被告向法院提交的大量证据材料,有直接证据,也有间接证据;有书证,也有现场照片等视听资料;有证据原件,也有证据复印件。法院如果没有对这些证据材料进行审查,也没有组织进行质证,全部移交给造价公司,则鉴定人员无法判断哪些证据材料可以采用,哪些证据材料不能采用。实际上也就是对证据的审查问题,鉴定人员想把对证据的审查、采信权利交给法官处理。但是,有些法官让鉴定人员自己判断,该认定就认定,不该认定就不要认定。审判法官又把对证据的审查、采信权利推给鉴定人员。这种两权消极冲突,导致鉴定人员在很长时间里不能向法院出具《鉴定报告》。

两权消极冲突,严重影响了法院的审限和司法效率,导致当事人对鉴定人员不信任,对人民法院不满意。

三、探讨解决两权冲突的路径

(一)加快立法和司法解释,统一指导法院审判工作

在立法层面从实体和程序方面统一裁判规则,是解决两权冲突的根本。

(二)规范工程鉴定操作程序

首先,必须确定审判人员对送审证据和材料的认定责任和权利。

审判人员主导案件的审理过程并制作法律文书,是处理整个案件的裁判者、驾驭者,负有对案件所有材料真实性、合法性审查的责任和义务;而鉴定人员仅仅只能就专业技术问题协助审判人员完成证据固定,整个鉴定过程只是审判过程的一个环节。

其次,审判人员必须对送审材料组织质证,将质证后的证据提交鉴定机构鉴定。

既然需要对案件进行鉴定,必然双方争议很大,双方也必然会提供很多证据材料,这些材料有真实的,也有虚假的;有合法的,也有不合法的;有符合要求的,也有不符合要求的。法院应该在送审前对案件证据材料进行质证,质证时也可以要求鉴定人员前来旁听,甚至询问。这些材料经过法庭质证后,法官就可以根据法律要求和审判经验,对证据材料进行去伪存真的判断和认定。然后将这些材料移送鉴定机构,鉴定人员根据这些证据作出《鉴定报告》,既提高了《鉴定报告》的质量,又提高了司法效率。

再次,在鉴定过程中,鉴定人员仍有疑惑,审判人员应该再次组织质证,给予明示。

由于建设工程的复杂性和个案的特殊性,决定了建设工程造价鉴定人员在分析、研究证据材料时,认识水平也有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如果再次出现疑惑情形,审判人员应该再次组织质证,要让所有的疑惑不解、含糊模糊的事实水落石出。磨刀不误砍柴功,审判人员在鉴定过程中的辛苦必定会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果审判人员在这些环节不下功夫,任由鉴定人员自作主张或者折腾,不仅鉴定报告质量不高,不能以理服人,不能案结事了,更有可能双方不服,造成案件双方上诉或者缠诉、上访等行为,消耗大量的司法资源和社会成本。

如果能够厘清审判人员的审判权和鉴定人员的鉴定权,明确各自权限和职能,各司其职,从程序方面最大限度地保证《鉴定报告》的科学、公正、合理,法院判决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从而能够减轻审判人员的工作压力。

(三)建立委托合同制度,明确权利和义务

首先,确立法院在鉴定过程中的主导地位。法院作为司法鉴定的委托方,系委托合同的直接当事人,该司法鉴定结论将直接影响法院诉讼结果,因此法院在司法鉴定过程中应保持主导地位,这种主导地位应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采集司法鉴定所需的材料并确认材料的真伪;二是有关材料是否应当作为司法鉴定依据的争议,组织各方进行质证并进行确认。

其次,确立司法鉴定机构在鉴定过程中的专业地位和中立地位。这种专业性应当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为法院采集司法鉴定依据材料提供清单;二是对材料是否应当纳入鉴定依据,作出材料是否影响鉴定结论的专业性答复,供法院参考;三是在鉴定报告中,详细阐述鉴定结论的构成及各组成部分所依据的材料。

这种中立性应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避免直接与诉讼双方沟通鉴定事宜;二是鉴定人有权在鉴定报告中发表独立意见。

再次,确立诉讼双方作为利害关系人在鉴定过程中的参与地位。诉讼一方或双方作为司法鉴定的启动者,亦是司法鉴定费用的最终承担者,应当赋予其充分的参与权。这种参与地位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对司法鉴定依据材料的知情权;二是对司法鉴定依据材料提出主张和异议;三是申请法院对司法鉴定依据材料进行质证;四是通过法院请求法院对司法鉴定报告内容作出说明。

工程鉴定权与司法审判权的冲突表现及解决路径

文/潘定春 李雅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