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型危险驾驶罪中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性质认定与辩护意见分析

2024.01.02

发布者: 文/张畅银


关于超标电动自行车是否可以构成危险驾驶罪中的机动车问题,最高人民法院自2013年以来观点明确,对于醉酒型危险驾驶罪中机动车的概念坚持以刑法意义上的标准予以认定。鉴于理论界和司法实践对于个案中存在的问题仍有不同观点,本文就超标电动车的概念、超标电动车的范围、超标电动车的认定等问题,在总结裁判文书的基础上,从辩护角度提出相应观点,供大家参考。

 

最高院观点:醉酒驾驶超标电动车不构成危险驾驶罪。

2013年第5集《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第894号林某危险驾驶案指出:(1)危险驾驶罪属于行政犯,对“机动车”等概念性法律术语的理解应当与其所对应的行政法规保持一致,不能随意扩大解释;(2)将超标电动自行车作为机动车进行规定和管理存在较多困难:一是当前尚不具备将超标电动自行车规定为机动车的现实条件;二是将超标电动自行车作为机动车进行管理难度较大,且超标电动自行车在机动车道上行驶存在较大安全隐患;(3)公众普遍认为超标电动自行车不属于机动车,此类醉酒驾驶或者追逐竞驶的行为人往往不具有相关违法性认识;(4)将醉驾超标电动自行车等行为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打击面过大,社会效果不好。【1】

 

然而十年之后的2023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公众号再次发表的《醉酒驾驶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一文【2】,论证观点基本同前。该文引起诸多学者、律师等关注并转发引用,说明或许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该问题的认定仍然存在不一致的认识,具体到个案中可能对嫌疑人、被告人的定罪存在不适当的地方。

 

一、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概念与范围。

超标电动自行车也可以称为超过国家强制性标准规范的电动自行车。具体来看主要包括如下几类:1.新国标生效之前有大量的电动自行车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由于历史原因该类车辆在日常生活中仍在被大量使用。2.为了规范电动自行车的强制性标准,2019年正式实施《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在此之后生产的电动车,如果不符合该技术规范也属于超标电动自行车。3.符合新国标的电动自行车,被私自改装、拼装等导致车辆超过新国标技术规范的,也应当属于超标电动自行车。比如超重、超长、超速、三轮、四轮等电动车。该类车辆在物流、快递、外卖等行业普遍存在。对符合工信部目录且出厂合格证为电动摩托车、电动轻便摩托车,需要悬挂机动车号牌方可上道路行驶的,从行政管理上可以认为属于机动车。

 

二、在刑事诉讼中如何认定超标电动自行车性质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危险驾驶刑事案件的意见》第五条规定:“机动车”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蓄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因此,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认为,对非机动车的理解应当与其所对应的行政法规保持一致。也就是说对于不要求必须持有效机动车驾驶证驾驶且无须安装机动车号牌的相关车辆,应当认定属于非机动车。本文认为,认定超标电动自行车性质可以按照如下标准:

 

1.2019年4月15日之前生产的不符合GB17761-2018《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的电动自行车,不属于机动车。

 

2.2019年4月15日之后生产、销售的具有电动自行车合格证的车辆,应当属于非机动车。

 

3.新国标电动自行车或者超标电动自行车经改装、拼装等手段导致车辆性能、参数等不符合新国标电动自行车标准的,也不属于机动车。

 

4.新国标施行后将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改装为符合电动自行车参数标准的,实质上也属于非机动车。

 

5.其他不符合新国标的电动三轮、四轮车辆,不属于工信部机动车目录范围内且不要求悬挂机动车牌照的,应当不属于机动车。

 

三、超标电动三轮车不属于醉酒型危险驾驶罪中的机动车。

案例1: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不构成危险驾驶罪。

(2019)吉0881刑初71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张某某在道路上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发生交通事故,但电动三轮车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机动车,故张某某的行为不符合危险驾驶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不构成危险驾驶罪。【3】

 

案例2:一审认定构成危险驾驶罪,二审认定不构成危险驾驶罪,改判为妨害公务罪。

(2014)泉刑初字第330号刑事判决认定:2013年9月25日21时许,被告人薛某饮酒后驾驶电动三轮车沿徐州市二环西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段庄环岛北侧上坡处,适遇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机动大队民警执法检查。被告人薛某为逃避检查未停车导致民警孙某左第6、7肋骨骨折,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孙某左肋部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被告人薛某被其他执勤民警当场控制,后经抽血送检,血液中检出乙醇成份,含量为175.4mg/100ml血。一审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薛某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4】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2015)徐刑终字第00028号刑事判决认定:涉案红色鋆龙牌60V无刷电动三轮车无人力骑行能力、整备质量为725KG、最高时速35KM,上述参数指标均超出国家标准规定的非机动电动车的标准,但是目前我国相关法律、行政法规、规章并未明确规定超标电动车属于机动车,故上诉人薛某醉酒驾驶超标电动三轮车的行为不符合危险驾驶罪的犯罪构成,不应认定为危险驾驶罪。上诉人薛某酒后驾驶超标电动三轮车,拒不配合交通警察执法,并驾车造成交通警察轻伤二级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5】

 

四、争议问题:所驾驶车辆性质不明,是否可以通过技术鉴定等方式认定车辆属于机动车?

观点一:超标电动自行车经鉴定符合机动车技术标准的,应当认定为机动车。具体理由如下:1.是否属于机动车应当按照车辆实质上的性能作为判断标准。2.行为人明知其不属于非机动车且公众普遍认为该超标电动自行车明显具有机动车的特征。3.醉酒驾驶超标电动自行车的社会危害性明显高于非机动车。4.在交通事故案件中可以将通过技术鉴定区分非机动车与机动车,以确定民事赔偿责任和相应的行政责任。

 

例如广东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某市人民检察院、某市公安局2018年印发的《关于办理“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的联席会议纪要》明确规定超标电动车经鉴定属于机动车的,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该地区司法实践中以鉴定机构意见认定超标电动自行车是否为机动车。

 

案例3:湖北天门市法院采纳鉴定意见认定属于机动车。

(2021)鄂9006刑初458号刑事判决认定:湖北平安行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被告人谢某驾驶的五星钻豹牌两轮电动车的主要技术参数与“轻便摩托车(两轮)”的技术条件相符,属机动车范畴。本院认为,被告人谢某构成危险驾驶罪。【6】

 

案例4:法院认为鉴定意见可以证明属于机动车。

湖北荆门市(2018)鄂0802刑初2号刑事判决认定:湖北平安行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意见书,证实经鉴定,被告人驾驶的星月神牌两轮轻便摩托车属机动车。被告人周某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7】

 

观点二:超标电动自行车通过鉴定程序认定为机动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意见。

 

案例5:车辆属于机动车证据不足,不予认定为机动车。

湖北省黄冈市(2019)鄂1126刑初244号刑事判决认定:本案控辩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是被告人驾驶的车辆是否属于机动车。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不能达到确实、充分地证实被告人驾驶的车辆属于机动车。不能认定被告人詹某某有罪,指控罪名不能成立。【8】不过一审判决作出后,该案经检察院抗诉二审法院改变事实认定,采纳抗诉意见,改判詹某某构成危险驾驶罪。

 

案例6:车辆鉴定意见二审认为不科学而不予采信,认定上诉人无罪。

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08刑终141号刑事判决认定,湖北平安行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不具有合法性、科学性,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周某某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9】

 

本文认为,如果案涉车辆是2019年新国标生效之前生产或购买的,应当严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意见认定为非机动车。如果案涉车辆是新国标实施之后生产的,应当核实该车辆的出厂合格证等信息,以证明车辆的性质。在缺乏上述事实的相关证明的情况下,不能以鉴定机构的意见来认定是否属于机动车。

 

五、醉酒驾驶无电的电动三轮摩托车是否属于机动车?

2017年6月30日23时40分许,陈某喝完酒骑着没电的电动三轮摩托车在前边扶着车,王某某在后边骑着电动二轮摩托车,用右脚蹬着陈某骑着的电动三轮摩托车前行。二人由南向北行驶至昌平区太歇路青年汽车维修厂门口以北处时,迎面驶来邵某某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由于车灯晃眼,导致陈某驾驶的电动三轮摩托车向左侧翻,撞到王某某驾驶的电动二轮摩托车,事故导致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陈某的血液中酒精含量为83.1mg/100ml;陈某驾驶的电动三轮摩托车为机动车,王某某驾驶的电动二轮摩托车为机动车(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对于事故的发生,陈某、王某某均承担同等责任,邵某某承担次要责任。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于2017年8月22日以陈某涉嫌危险驾驶罪移送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10】

 

观点一,无电的电动三轮摩托车不属于机动车。无电的三轮摩托车不具有动力牵引装置的实质条件,已经不符合机动车的概念。虽然后方有他人以电动摩托车提供动力,但是不满足机动车的基本特征。

 

观点二,无电的电动摩托车仍然属于机动车。机动车定义中的“以动力装置驱动或牵引”,未排除可以通过其他车辆或装置予以动力驱动或牵引对情形。上道路行驶时应当将牵引和挂车在整体上视为机动车。

 

本文认为,针对该案应当明确如下:

第一,无电的电动三轮摩托车,特殊情况下可以独自具有机动车的行驶特征,比如由于惯性或下坡行驶等。不能因为无电而当然认定不属于机动车,应当结合车辆行驶和驾驶员驾驶的状态综合判断。

第二,无电的三轮摩托车与二轮电动摩托车属于一个组合。该组合完全符合具有“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的机动车条件。但是对于两个驾驶员是否均可以认定为驾驶机动车,也需要结合具体情形综合判断。比如无电的三轮摩托车以电动自行车作为牵引或驱动方式行驶,能否认定两个或其中之一的驾驶员为驾驶机动车驾驶员,仍要根据具体案件情况,综合判断,不能一概而论。

 

六、关于醉酒型危险驾驶罪案件中超标电动自行车是否属于机动车的辩护建议。

第一,现有的法律法规都没有规定超标电动自行车当然属于机动车。因此不能对机动车做扩大解释,应当坚持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指导案例第894号的裁判观点。

 

第二,国家没有对超标电动自行车按照机动车进行管理。非法改装电动自行车导致技术参数达到电动摩托车、电动轻便摩托车标准的情形,应当充分考虑行政管理的社会职能需要和以及社会大众的心理预期,不应当一概认定为构成危险驾驶罪中的机动车。

 

第三,在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实施之后,已经安装电动车自行车牌照、过渡期超标电动自行车牌照的车辆不应当认定为机动车,也不应当通过鉴定把技术参数符合机动车的车辆认定为机动车。

 

第四,对于能够证实车辆出厂性质但未安装机动车牌照的,如要认定属于机动车,必须结合行为人的主客观认识因素综合认定,比如车辆来源、驾驶期间、车辆外形特征、行为人的认识程度、行驶路线、行为人目的等综合考虑。必要时应当考虑社会大众对于该车辆认定的通常认识。

 

第五,对于不能够核实车辆出厂性质的,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不应当以车辆技术参数的鉴定意见认定属于机动车,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坚持认定为非机动车。


注释:

【1】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指导案例:《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5集·总第94集,第894号林某危险驾驶案。

【2】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公众号 2023年12月8日《醉酒驾驶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

【3】(2019)吉0881刑初71号刑事判决书。

【4】(2014)泉刑初字第330号刑事判决书。

【5】(2015)徐刑终字第00028号刑事判决书。

【6】(2021)鄂9006刑初458号刑事判决书。

【7】(2018)鄂0802刑初2号刑事判决书。

【8】(2019)鄂1126刑初244号刑事判决。

【9】(2018)鄂08刑终141号刑事判决。

【10】《首都检察案例参阅》2022年1月第一版,供稿: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 史焱。案例编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 王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