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仔奥迪广告涉侵权,侵权责任谁买单?

2023.11.07

发布者: 朱琳


刘德华昨天新鲜出炉逼格拉满的奥迪广告宣传片《人生小满》大翻车,被抖音博主“北大满哥”指控抄袭,刘德华和奥迪一下子被推上风口浪尖。

作为一名热心吃瓜群众以及严谨的法律人,自然联想到了一系列的法律问题。

1、本案的抄袭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2、如构成侵权,刘德华是不是无辜躺枪,是否需承担侵权责任?奥迪公司与躲在幕后的案外人第三方广告创意公司,是否需对外承担侵权责任,两者侵权责任如何划分?

首先就第一个问题,我们需要先明确一个概念,“抄袭”一词并非法律术语,只有在“抄袭”构成“侵权”的情况下,才可通过法律手段来救济。这是为何?因为我国著作权法仅保护独创性的表达而并不保护思想,法律允许并鼓励对同一个“思想”的不同表达。如“抄袭”仅为创意等思想层面的抄袭,则不受著作权法保护,这个时候只能通过舆论来谴责抄袭者。但本案“北大满哥”的文案,从昨天奥迪宣传片发布后公众的反应来看,不仅立意高远,且其表达引起共鸣,具有较强的艺术美感,这个文案并非仅停留在思想层面,已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具有独创性的作品。在该文案构成作品的情况下,我们再来判断奥迪宣传片是否构成侵权,那么司法实践中,往往是通过”接触+实质性相似”两个构成要件来判断。从这两个构成要件来看,奥迪可以说是几乎毫无挣扎空间。首先,“北大满哥”的文案早于2021年5月21日在互联网上发布,司法实务中只需有“接触”可能性即可认定符合该构成要件,而在先发表即可证明存在接触可能性;其次,奥迪宣传片可以说是抄的一字不差, “实质性相似”这个问题亦无需进行讨论,本案可以说是完全相同。从著作权法意义上,在“北大满哥”确为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的前提下,奥迪的宣传片构成对“北大满哥”文案著作权的侵害。

那本案涉及多方主体,这些主体应当如何承担责任?我们先看刘德华,刘德华在本案为广告中表演者的角色,刘德华是否侵害作者的表演权?就这个问题,我们看到了同行中有不同的声音,但我们的观点是不构成。什么是表演权?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表演权,即公开表演作品,以及用各种手段公开播送作品的表演的权利。”相信每一位上过知识产权课程的朋友都脑海中立刻会蹦出两个词:“活表演”以及机械表演。没错,以上就是表演权所控制的两种行为。这两种行为都具备同一个构成要件——公开。不管是现场的“活表演”还是机械表演,均需通过公开的方式进行表演,也就是向公众提供作品的方式是限定在一定的空间范围之内。而本案,大家获得这个宣传片是在现场特定的空间获得的吗?显然不是,大家都是通过手机这个设备在自己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任意获得这个作品,也就是这个作品的公开方式是通过信息网络传播的方式公开,而这种公开方式不受空间限制,因此不受表演权控制,不符合表演权的构成要件,因此,刘德华的行为不侵害作者的表演权。另外,本案刘德华的行为为执行工作任务的职务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根据民法典的规定,也不应由刘德华对外承担责任。

除刘德华外,奥迪公司、幕后广告代理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从责任承担形态上来看,我们认定两者构成共同侵权,应当对外承担连带责任。虽然本案奥迪公司也非常无辜,文案不是我找来的,我也是被人给坑了啊。而且我们估计奥迪公司在本案与广告代理公司之间签订的协议中必然是存在类似于“知识产权无瑕疵保证”的责任兜底条款,但双方内部之间的行为分工及责任划分只对合同双方产生约束力,不能因责任的约定而对抗处于合同之外的著作权人。此外,奥迪公司作为广告的直接受益人,即广告主,理应承担一定的注意义务,而幕后广告代理公司虽然并非广告的直接受益人,但宣传片为其制作,作为广告经营者,按照广告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两者均应对外承担侵权责任。我们相信,侵权并非奥迪公司的本意,也就是奥迪公司与广告代理公司之间不存在共同故意侵权的意思联络,但我们认为,两者之间存在共同过错,选择和使用这个宣传片体现了奥迪公司的意志,其与广告代理公司造成了同一个损害后果,因此两者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当然,对外连带,对内可追责,这个时候,奥迪公司可依据双方协议约定的责任承担方式向广告代理公司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