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期间那点假(放假的假)的事!

2023.10.03

发布者: 顾寒冰


首先我不是标题党,所以要特地注明是放假的假,不是真假的假。
 

自从上海这波疫情严重开始,陆陆续续关于隔离期间工资怎么发啊,可不可以算年休假啊等等的问题就络绎不绝。为此我做了一些小研究好让大家清楚隔离期间那点假的事。

 

一、因疫情防控,政府部门把我们小区隔离了,单位说要算我放年休假,可以吗?

我认为,如果双方协商一致是可以的。若未协商一致,不可以。

若未协商一致,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的规定:
“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观察期间以及因政府实施隔离措施或采取其他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职工,企业应当支付职工在此期间的工作报酬。”

因此,在隔离期间本来就应当支付工作报酬,若未协商一致而算作年休假侵犯了员工的权益。

其实,从逻辑上来考虑可以这样理解,若员工不享有年休假,或者年休假已经用完了,这个时候工资给不给呢,还是要给。那凭什么有的员工算年休假,有的又不算呢,这本身就造成了不公平的现象。

 

二、我正请着年休假呢,突然就隔离了,我的年休假可不可以在解封之后顺延使用呢?

我认为不可以,虽然目前上海还没有出台相关规定,但是江苏已经发布了相关规定,我觉得有一定借鉴意义。这里引用一下苏州的规定:

 

《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苏州市企业职工因防疫措施需要涉及有关工资支付、休假等问题的答复意见》

第四条 职工在休年休假、婚丧假、产假、男方护理假等假期期间按防疫要求居家隔离观察的,相关假期不因与居家隔离观察时间重合而顺延。

 

有人会说《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六条规定“职工依法享受的探亲假、婚丧假、产假等国家规定的假期以及因工伤停工留薪期间不计入年休假假期。”

但我认为,采取隔离措施跟国家规定的假期是有区别的,不应当适用该条款。国家规定的假期的目标群体是全民或部分公民享有,而隔离措施是针对疫情对小部分人群实施的行政行为。两者有本质不同。

 

三、我们公司说疫情比较严重,所以要采取居家办公,但期间要算是安排了年休假,可以吗?

不可以!

年休假是国家制定的一项给予员工带薪休假的福利制度,虽然公司让员工在家办公,但是实质上还是在工作,员工并未享受到休息的权利。因此,不可以因为居家办公就算作是休了年休假了。

 

四、我们公司说疫情比较严重,采取轮休,部分有年休假的员工就先安排年休假了,没经过我同意,可以吗?

可以的。

《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单位根据生产、工作的具体情况,并考虑职工本人意愿,统筹安排职工年休假。”

需要注意的是用人单位有权统筹安排劳动者带薪年休假,与劳动者协商是用人单位需履行的程序,但并未要求“必须协商一致”。无论劳动者是否同意,企业都可以在履行协商程序后统筹安排带薪年休假。

 

五、我得了新冠,在隔离治疗,公司说我这个情况是病假,虽然根据规定要给我正常出勤的工资,不用按照病假工资打折给,但是还是要计算入我医疗期,可以吗?

对此,各方有许多意见,但我个人认为,在隔离治疗期间不应当计算入医疗期。

我认为,首先,人社厅发明电〔2020〕5号已经有规定隔离治疗期间应当按照正常的工资支付,这已经与病假期间支付病假工资的的规定不一致。

其次,一般病假是员工自行提出并向单位提交病假单,而因确诊新冠隔离治疗具有强制性,有些新冠的症状较轻,若非传染病员工并非必须请病假休息。两者选择就医的方式不同。

再次,若因密接而被隔离管控与确诊新冠被隔离治疗实际上情况是一致的,不应当区分是否是病假而计算医疗期。

支撑我的观点的如下的规定: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全国工商联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稳定劳动关系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意见》

(六)保障职工工资待遇权益。对因依法被隔离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职工,要指导企业按正常劳动支付其工资;隔离期结束后,对仍需停止工作进行治疗的职工,按医疗期有关规定支付工资。对在春节假期延长假期间因疫情防控不能休假的职工,指导企业应先安排补休,对不能安排补休的,依法支付加班工资。

 

由此可以见,该意见是对隔离结束之后仍需要治疗的员工按照医疗期的规定支付工资,也就是说是否需要被隔离是区分是否应当计算医疗期的时间节点。

但因为现在各地都有自己的规定没有全国的统一口径,目前我并未查到上海的规定,但其他省市有规定新冠隔离治疗期间应当算医疗期,例如:
 

《泉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企业工资支付和劳动关系调整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

(四)职工在医学隔离期间和观察期间的工资报酬。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人社厅发明电〔2020〕5号)规定,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观察期间以及因政府实施隔离措施或采取其他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职工,企业应支付其在此期间的工资报酬。

(五)职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工资报酬。根据《泉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贯彻落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系统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关工作的通知》(泉人社文〔2020〕13号),职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后,需停止工作治疗休息的,属于医疗期,根据原劳动部《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医疗期按照职工实际参加工作年限和在本单位工作年限分为 3-24 个月。职工在医疗期内,企业应根据劳动合同或集体合同的约定,支付病假工资。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泉州市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但我认为这个指导意见存在明显的错误。

根据人社厅发明电〔2020〕5号规定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观察期间以及因政府实施隔离措施或采取其他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职工,企业应支付其在此期间的工资报酬。对此并不区分感染者、疑似病人、密接者,都应当支付正常的工资报酬。泉州市的指导意见的第四条也引用了该规定。

但其第五条中规定确诊者需要停止工作治疗休息的,属于医疗期,应当支付病假工资,该规定明显与人社厅发明电〔2020〕5号规定相悖,与其自己指导意见的第四条也相冲突。

因此我并不认同泉州市的该指导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