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喜律师团队代理借款担保申请再审案在江苏高院终审获胜

2022.03.15

发布者: 王世喜 王悦


近日,由本所王世喜律师和王悦律师代理的江苏某机械公司与俞某、王某、江苏南通某建集团下属某建安工程公司的借款担保纠纷再审一案,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提审再审后做出终审判决,撤销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支持江苏某机械公司的全部再审请求。本案历经江苏三级法院六年10余次庭审,最终认定江苏某机械公司不承担任何担保责任,为委托人避免了1000余万元本息经济损失,挽救了一位海归人才在江苏开办的高新技术企业的命运。
 

基本案情

2012年3月,江苏某机械公司注册设立,王某股权占比为40%,王某未担任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3年2月,王某将其40%股权转让他人并离开公司专门从事其担任负责人的南通某公司安装工程队项目事宜。2015年7月5日至8月5日,王某因其工程队资金需求向俞某借款,双方先后签署6份《借贷合同》,每份合同上的担保人处均有江苏南通某建集团下属某建安工程公司印章及王某委托其会计殷某加盖的字样为“江苏某机械公司”的印章。上述借贷合同签署后,俞某先后以银行转账、现金支票、现金等方式借款470万予王某,后王某无法依约还款,俞某遂诉至法院要求偿还借款470万元并承担24%的利息,同时诉求担保人江苏南通某建集团下属某建安工程公司及江苏某机械公司承担连带担保付款责任。

 

争议焦点

1.王某是否有权代表或表见代理江苏某机械公司办理担保事宜?

本案王某虽在江苏某机械公司设立时是40%股东,但其从未担任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且涉案借款发生前2年,王某就已从该公司退股离职,不在该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殷某是王某个人安装队的会计,江苏某机械公司从未授权或委托王某及其会计殷某办理涉案担保事宜,故王某或殷某无权代表江苏某机械公司办理担保事宜,王某也不构成对涉案担保的表见代理。

2.江苏某机械公司在本案中的担保是否成立?

本案中江苏某机械公司对涉案借款事先不知情、事中未参与、事后未追认,在本案中没有任何为涉案借款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且涉案《借贷合同》上加盖的字样为“江苏某机械公司”的印章经司法鉴定确认与该公司备案使用的印章不一致,且涉案担保的借款人王某和经办人殷某对字样为“江苏某机械公司”的印章来源始终无法自圆其说,俞某作为出借人也无任何证据证实涉案借款上担保人处加盖的印章系“江苏某机械公司”印章,更无证据证实该印章在该公司加盖或由该公司授权代理人加盖,故根据原《合同法》、原《民法总则》及原《担保法》规定,涉案争议担保不成立,俞某诉求江苏某机械公司承担担保责任于法无据。

3.俞某在签约放贷时未尽义务审核担保人公司股东会决议是否构成善意?

《公司法》第16条1款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规定,由董事会或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最高院民二庭第7次法官会议纪要规定:“公司担保债权人在接受公司担保时,对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负有必要形式的审查义务,否则不构成表见代表中的善意相对人,该担保行为对公司不发生效力”。本案中俞某和与江苏某机械公司毫无关联的王某及其会计殷某进行借款担保沟通恰谈,而王某和殷某均与该公司毫无关系,俞某作为交易相对人,明知王某、殷某无该公司任何授权,且该两人未提供、俞某也未要求该两人提供江苏某机械公司同意担保的股东会决议,故俞某未能尽到对涉案担保的形式审查义务,其行为不构成善意。

 

案件总结

本案是一起公司前股东兼高管退股离职后伙同其个人工程队会计通过加盖后经司法鉴定与备案使用的印章并非同一枚印章的印章进行担保的方式向他人借款,从而引发的“江苏某机械公司”作为“担保人”是否应对涉案借款承担担保责任的一起典型的担保责任纠纷案件。案件涉及民间借贷、担保责任、授权委托、表见代理、股东会决议、民事善意等多个法律关系,本案从一审启东法院败诉后,王世喜律师团队开始代理委托人上诉到二审南通中院法院胜诉发回重审,再从一审启东法院重审胜诉后到二审南通中院被改判败诉并被执行查封银行所有存款、拍卖了厂区全部设备及公司高管和股东被限高纳入失信名单,再从代理委托人申请再审并被江苏高院裁定再审提审后最终改判胜诉,历经6年三级法院10多次开庭,有效维护了委托人利益,将一个因错判并被错误执行的高新技术企业从死亡线上救活,获得了委托人的高度赞赏。